格林豪泰被爆暗中抽利加盟商 总部变相侵吞店长工资

2017年02月23日08:27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格林豪泰被爆暗中抽利加盟商 总部变相侵吞店长工资

  在经济型酒店中,加盟商与店长本应是“鱼和水”的关系,然而,在格林豪泰酒店管理集团中,总部委派的店长却变成了抽底加盟商的“利器”,而这样的关系也让加盟商与总部的关系更加剑拔弩张。虽然加盟商每月向格林豪泰总部缴纳1万-1.2万元的店长工资,然而格林豪泰总部却支付给店长4000-6000元的工资。此外,格林豪泰委派的店长并不与加盟商所经营的酒店营业额指标挂钩,而是挂钩总部另设售卖会员卡、储值卡等指标,这也让加盟商与格林豪泰之间矛盾再次升级。实际上,格林豪泰近一段时间频频曝出与加盟商的矛盾,而近距离开店、变相售卡等这些行为已经让格林豪泰与加盟商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

  总部变相侵吞委派店长工资

  2月19日,格林豪泰旗下有加盟商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加盟商每月向格林豪泰总部缴纳1万-1.2万元的店长工资费用,但实际总部给到委派店长手中却仅有4000-6000元,这之间的6000元费用却被格林豪泰总部悄无声息的“拿走了”。

  该加盟商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这就意味着加盟商每月付出1万-1.2万元的店长费用,却收到了一个水平相当于4000-6000元的总部委派过来的店长,完全不符实。除了该加盟商的遭遇,格林豪泰旗下某省另一加盟商还坦言,一些加盟商在交付的店长费用上一分不少,曾经还收到了总部委派过来工资3000元的实习店长,最终因为管理水平不行被加盟商要求换掉。

  带着这种疑问,北京商报记者致电格林豪泰方面,但并无人接听。随后北京商报记者还以邮件形式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应。

  此前江苏省某格林豪泰加盟商坦言,实际上在酒店加盟之初需要向格林豪泰方面缴纳加盟费,通常为3000元/间。此外,加盟酒店还需要每年向格林豪泰总部缴纳营业额4.5%的管理费。而店长的费用则是在此之外的。

  前述加盟商还表示,加盟商给委派店长支付的费用是除了管理费以外的费用,此外,除了给委派店长支付工资,加盟商还会担负总部委派的店长手机通讯费、洗衣费等额外补助,这些大概在2000元左右,总共算下来一共要支付给委派店长1.3万-1.5万元的成本。

  加盟商与委派店长存矛盾

  虽然加盟商对于格林豪泰委派的店长额外支付了相当的费用,然而一些加盟商还透露,委派的店长并未给加盟店带来实际效益,反而是不用委派店长的加盟店业绩更好。

  前述加盟商透露,格林豪泰总部给委派的店长分派了4项指标,分别是会员卡、储值卡、App下载量、格林豪泰官网客评,而其他指标并不在内。该加盟商还表示,这4项指标基本都与总部的收益或者声誉有关,并没有对于加盟店的业绩贡献,甚至一些优惠政策需要加盟商来负担,比如此前总部推出的卖铂金卡免房费的服务,所免房费的费用都是加盟店的客房收入,送给客人的东西成本也均由加盟店负担,然而铂金卡带来的收益却不是直接进入加盟店的。

  一位加盟商还反映,去年加盟店的营业额下降较多,大约下降了80万元左右,但是实际上交的管理费却和前年一样多,最终总部委派的店长给出的答案是所售会员卡和储值卡较之前一年有所提升。

  格林豪泰内地某省的加盟商表示,一开始省里所有的加盟店都用总部委派来的店长,后来随着加盟店的快速扩张,委派的店长不够,一些加盟商开始自己寻找店长。对于自己寻找店长,加盟商需要每月另外再向总部缴纳3000元,如果质检合格,这笔钱可以免交,但是虽然是自己找的店长,也依然要接受总部委派的售卡指标,如此再次侵害了加盟商的利益。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某省的一个加盟商在三年期间换了8任店长,而这其中甚至出现了加盟商在无店长情况下,总部临时任命该加盟店财务经理直接当店长的情况发生。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管理人才的短缺,经济型酒店出现了降低质量委任店长的情况,这也凸显出格林豪泰快速扩张背后的粗放式管理。

  与总部关系剑拔弩张

  据了解,2010-2016年间,格林豪泰酒店的数量从接近500家增长到了超过2000家,实现了门店飞速扩张。业内人士表示,快速扩张之后,经济型酒店数量越来越趋于饱和,但加盟商利润也就越来越低,近年来加盟商和经济型酒店之间的冲突也就愈发凸显。

  实际上,格林豪泰近年来不断开店引得许多加盟商不满,此前江苏省淮安市涟水县就发生了加盟商因开店距离过近而不满格林豪泰的反水事件。此外,格林豪泰变相让加盟店售卡等行为也逐步让店长与加盟商之间的矛盾变得越来越深,有加盟商甚至认为当前加盟商与格林豪泰总部的关系已经达到了剑拨弩张的地步。

  一位经济型酒店高管表示,格林豪泰对于加盟商的做法虽然在一些经济型酒店中存在,但目前加盟商与格林豪泰总部之间的矛盾越来越难以被掩盖。当前经济型酒店正在经历品牌升级期,如果加盟商利益持久得不到维护,恐怕最终损失的将是酒店品牌的声誉。

  北京商报记者 关子辰

(责编:孔海丽、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