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治理之变:违章建筑无踪影 健身器材更多样

陈磊

2017年09月27日08:23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小区治理之变:违章建筑无踪影 健身器材更多样

  两排绿树掩映之间,有一块上百平方米的三角形空地,两条边围着尺许宽、尺许高的花坛,另外一边是一面矮墙。

  空地上,除了几棵碗口粗的树之外,还有两个乒乓球台和十几件室外健身器材,有伸腰伸背器、漫步机、扭腰器、压腿架等。

  9月2日,天津西沽公园,常年活跃着一群以单杠、双杠、吊环、爬杆等为主要器械锻炼身体的老年人。 中新社记者 佟郁 摄

  这里是北京市朝阳区一个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旧小区,退休居民李伟已经在这里住了十几年。这块场地如今成了李伟健身的地方。

  李伟注意到,近几年,周边几个老旧小区都陆续修建或扩建了健身场地,隔壁小区还建了一个小篮球场。

  “我们小区这块健身场所来之不易。”李伟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是社区坚决拆除历史性违建腾退出空闲地改造而成。

  据介绍,这里最早是一个花圃,里面种着各种花草,中间是三条岔路通向外面,穿行其中,愉悦身心。

  后来,花圃的东边搭起了一个摊位,摊主利用道路边的空地摆摊卖菜。菜摊给小区内居民提供了买菜便利,颇受欢迎。

  摊主接着介绍亲戚挨着菜摊摆起了主食摊位、水果摊位,后来甚至卖起了烙饼和熟食。

  摊位显然不能满足摊主的需要,几间活动房相继建好,一溜儿门面将花圃一边全部挡住,甚至其中一间开起了理发室。

  花圃不再是花圃,先是一些蔬菜垃圾被扔进去,后来是其他垃圾被扔进去,再后来是各种垃圾出现其中。

  小区一些居民开始向有关方面举报这里的脏乱差。据李伟回忆,2012年前后,此事得到初步解决:整个花圃被平整、硬化,改造成为一块休闲空地,但摊主及其亲戚搭建的违建活动房却没有拆除。

  于是,一些社区居民开始在这里遛弯儿、聊天、打拳,还有居民在这里摆放了一个乒乓球桌。

  此次改造前后,小区的另一块空地被改造成社区健身场所,但李伟基本不去那里,“地方太小,就那么几样器材,位置还偏,我走过去走回来跟绕小区走一圈一样”。

  好景没持续两年,摆放乒乓球桌的居民联合其他球友开始收集小区装修拆下来的门板,连在一起挡在乒乓球桌子周围,渐渐地,门板连起来的“围栏”越来越大、越来越结实,还挂了门锁,里面添置了桌子、椅子,俨然一个“独院”。

  空地被挤得只剩下一点,垃圾也再次被扔到一溜儿违建活动房的后面,原先的休闲场所又没有了。

  居民们再次向有关方面反映。

  李伟回忆,先是小区里贴出了拆除违建通知,接着,看见有工作人员到小区了解情况、开展工作。之后,一台挖掘机开进了小区,随着进入小区的还有上百名工作人员,开始拆除小区里的违建。

  这次拆除的,当然包括这块空地上的“独院”和活动房。

  据事后贴出的公告资料显示,此次社区居民自拆、工作人员帮拆社区路边、绿地内居民搭建的棚子9处共计700平方米,围栏450延米,整治绿地2600平方米,清运堆物堆料80余车。

  对这次小区整体性拆除违建,居民纷纷点赞。

  有居民说:“大力支持拆违建!拆干净,不留尾巴!”

  还有居民说:“拆了,环境就好了。”

  “点赞!希望能一直维持下去!”小区居民期待。

  在李伟看来,经过这次拆违,社区的环境面貌有了明显的改善。

  记者看到,对于拆违腾退出的空地,有的地方种上了花草,有的地方种上了树,这块三角形空地则是重新平整,改建成了社区健身场所。

  李伟说,有了这个健身场所,自己不用跑老远去健身,也不用天天绕着马路走,挺适合自己强身健体的需要。

  随着广大城镇居民的健身意识和需求的不断增强,社区健身活动在人们的生活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社区健身活动,一定离不开社区体育设施这个载体。

  对此,国家住房部门和体育部门指导各地加快社区体育设施建设的一个措施就是,充分利用闲置的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旧厂房、仓库、老旧商业设施、社区改造及拆违腾退出的空闲地,改造建设老百姓可以就近健身活动的场所。

  制图/高岳

  □ 记者手记

  曾经被垃圾“占领”的地方,如今成了休闲场地;喜欢体育锻炼的居民现今有了好去处;一度脏乱的社区,现在环境面貌大改善。

  拆除违建、腾出空地、植树种花、布设器材,一系列的小举措带来了“多赢”的变化和效果。

  这就是城乡社区治理:从关乎群众利益的小事入手,根据法律规定补齐短板,依法推进小区治理。

  就拿小区健身场所建设来说,体育法、公共文化体育设施条例、全民健身条例等法律法规规定,增强人民体质是我国的一项重要国策。

  同时,体育法、公共文化体育设施条例、全民健身条例等等法律法规还对公共体育设施的规划、建设、用地、经费保障作出了规定。

  不过,一直以来,公共体育设施尤其是小区健身场所的欠账较多,难以达到法律规定要求,与居民需求也有一定距离。

  中央强调,城乡社区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单元。城乡社区治理事关党和国家大政方针贯彻落实,事关居民群众切身利益,事关城乡基层和谐稳定。

  在顶层设计之下,最近几年,各地依法推进公共文化体育设施建设,并以此为抓手不断完善城乡社区治理。可见的是,以居民利益为切入点,以法治方式作推动,城乡社区治理日趋完善。□ 本报记者 陈磊

(责编:孙红丽、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