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沸腾的边境小城

王洁

2018年05月14日08:42  来源:北京晨报
 
原标题:突然沸腾的边境小城

  很多很多年以前,32岁的爷爷赶着马车,带着一家老小,跟随着印染厂的搬迁,离开了东北那个边境小镇——丹东。那时的爸爸只有8岁。

  我曾经一次又一次地问爸爸:“为什么要搬家?你确认是坐马车?丹东是什么样子?”“因为备战。当然坐马车,你爷爷是厂里少有的几个念过私塾的人,只能跟着工厂走!”

  丹东留给爸爸的记忆并不多。多年以后,我成了家,公公是军人,最远的征途恰恰走到鸭绿江大桥。公公说:“部队到了那里,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了,我们便回来了。”寥寥几句,却撩起了我内心深处最好奇的想象。我想去看看这座爷爷、爸爸,以及公公都呆过的地方。

  大约四年前,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丹东那个小城青山围绕、绿水环抱,它靠海、临江,物价不贵,安静而又惬意。住在江这边的丹东本地同学告诉我:“每天早晨打开窗,都能看到江那边朝鲜的 望塔。”我立刻加上自己的想象:“晚上,还能看到江对面的灯火吧?”“不!对面黑漆漆一片,几乎看不到灯光。”

  丹东的新区高楼林立,房价每平方米不足4000元。那里街道笔直而又宽阔,就是行人很少。同学说,虽然市政府和学校都搬来了,但本地人的生活主要还是集中在老城区,而且也基本能够满足当地人的需求。

  家庭富裕的,基本在新区也有投资。不过,由于当地的房地产市场并不十分规范,房屋已交付却迟迟办不下房产证的楼盘很多。还有的楼盘是抵债来的,价格更便宜,但房本更难办。于是,丹东新区的房子,漂亮却不实在。本地人想买的,早已买完;房价不涨,大家又不去住,基本属于套着状态。

  但最近,这个城市沸腾了,丹东本地的开发商都被来自各地的炒房客“吓”着了。投资客们看上了这座与朝鲜第四大城市新义州一江之隔、承载了中朝贸易主要份额的边境城市,并幻想着丹东能够成为他们的第一个弃核红利。

  于是,丹东的房价“疯”了。由于单价低,投资客们蜂拥而至,部分楼盘瞬间上涨57%!即便这样,炒家们基本上一次性付款、甚至整栋楼购买。只是不知道,仅凭靠着朝鲜,这个人口自然增长率连年下降的城市,房价的连续大涨能支撑多久?

  而对于本地人来说,他们最关心的则是外地人涌入,会不会影响丹东老城区房子的价格。“毕竟,老城区才是我们主要生活、工作居住的地方。对于丹东居民的收入水平,老城区的房价已经不算低。”同学这样说。

  ●王洁

(责编:孔海丽、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