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委会不为业主说话、物管形同虚设、社区推诿塞责,这些烦心事,你遇到过吗

何晟

2018年10月30日08:19  来源:钱江晚报
 

问政现场,代表们纷纷提问、建议。

昨天下午,2018年杭州“公述民评”面对面问政活动第二场直播,聚焦小区管理——

物业公司管理不到位,导致小区问题丛生;业主遇到困难去找社区街道协调,却难以得到“娘家人”的有效回应;本该代表全体业主利益的业委会,却和业主不是一条心,业主又该如何维权……

消防设施有问题

靠处罚物业有用吗

现场播放的调查短片中,富阳、西湖、下城等多个小区,都存在违章搭建泛滥、消防隐患众多、物业管理形同虚设等问题。甚至有业主违规将车库租给他人居住,任人烧菜做饭。

对此,物业公司的答复惊人地一致:“管不了。”业主们求助城区的住建部门,得到的答复是,过去可以吊销物业公司资质,而现在没有这个资质管理了,只能进行考核打分。

对此,杭州市公安消防局副支队长吕锋表示,住宅消防隐患问题情况整个投诉举报量很大,今年截至目前已收到3000多起,涉及物业的有1500多起。“我们到现场核查,如果可以整改的当场整改,涉及消防设施损坏的我们对物业进行处罚、整改。”但是,反复出现的概率还是很高。

但现场也有民评代表指出,靠处罚物业公司不能解决问题。小区消防设施出问题,是物业收入不够。“如果要长期解决这个问题,政府要对整个小区进行评估预算,不够的,政府是否可以给一点补贴。”

现场点评嘉宾、杭州市委党校副教授郎晓波说,当前物业管理的突出特点,一是重堵轻疏,二是重管轻建。“我们要把改造提升和物业管理统筹起来,需要联动治理,说到底它是社会治理的问题,不是管理的问题。”

七旬奶奶视力衰退

社区让她自己找施工队

有时业主们遇到难题,却始终得不到社区和街道的有效回应,比如,七十多岁的周奶奶,她住在上城区清波街道十三湾巷。

今年六月份开始,阳台外墙空调漏水,影响晾晒,周奶奶就想着能不能找社区帮忙申请维修费。可社区要她自己去找施工单位,把施工计划造好,再交到社区,社区再去和街道协商。还需要视力衰退的她一家家去和28户邻居协商、签字。在电话中,清河坊社区工作人员说:“您眼睛看不到,也不是我们能做(帮上忙)的事情。”

拱墅区小河街道紫荆家园小区的业主对选择物业公司的票选结果有疑惑,对新入选的物业公司服务也不满意,而紫荆家园社区工作人员称,业主不信服也没办法。

现场的上城区副区长朱黎明对清河坊社区工作人员的态度,表示非常震惊和遗憾,“要核实处理。要上门帮老奶奶解决问题。”

朱黎明说,区里打算明年对老旧小区进行美丽社区建设,围绕雨棚、道路、绿化等系列问题进行总体规划,通过政府、社区、社会三方来筹措资金,进行整体提升,“为老百姓实实在在地解决家门口的事情。”

主持人建议,回去以后,请他带着这位社工登门向周奶奶道个歉。朱黎明点头答应。

杭州市民政局副局长程华民说,杭州市城市社区有工作人员近1.2万人,涉及1000多个社区,“刚才片子里面涉及的社区人员,或是不作为,或是慢作为,没有把百姓的事当成自己的事,这是不对的。”

业委会主任不住在小区

如何为业主办事

周大伯是上城区紫阳街道凤凰北苑的居民,他说,小区物业从2015年之后,就没再公布过详细的物业服务收支情况明细表。后来几经打探,他发现业委会主任根本不住在凤凰北苑。应记者的要求,紫阳街道凤凰社区书记汪彬华电话联系上了凤凰北苑业委会主任吴志忠,对方表示的确没在小区住。

看完上述片子,上城区副区长朱黎明说,“没有住在这里是不行的”,前段时间他刚去调研过,业委会收入是公示的,但为了减少财务成本,经营性收入委托物业公司代收。“调研后,当时明确了三点,一是经营性收入必须单独列账到业委会,物业公司不能再代管;二是考虑到业委会没有专门人员专门做账,可由社区代劳;三是业委会使用这个资金,原则上每年要公示一次。”

(责编:赵春晓、孙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