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障碍环境”到“无障碍城市”,从惠及残障群体到覆盖全龄人群

明年深圳拟建成国际一流无障碍城市

张玮 章兴伟

2019年05月20日08:19  来源:南方日报
 

  深圳市残联等单位联名为创建无障碍城市发出倡议,为城市根植“无障碍”基因。

  “一个伟大的城市是什么样子,她首先要有无障碍温度!”5月17日,深圳广电集团演播大厅“无障碍 理想城TALK”舞台上,坐在轮椅上的“残友事业”创始人郑卫宁说。

  这位来深创业20余年、已将企业做成拥有5000多名员工的大型综合社企平台的深圳知名残疾人,亲眼见证着深圳无障碍城市的发展与变化:

  2009年,深圳出台了中国首部《无障碍环境条例》。2018年初,深圳市委六届九次全会率先提出创建无障碍城市目标,并于同年11月26日出台《深圳市创建无障碍城市行动方案》(下称《方案》),标志着创建正式启动,再次领先全国。

  5月19日,在以“自强脱贫 互助共享”为主题的第29次全国助残日期间,深圳全市各区(新区)组织了146项助残活动,涵盖无障碍城市建设、残疾人康复、教育、创业就业、文体及社会生活等多领域。

  “着力于全方位、系统化推进创建无障碍城市,不仅要打造城市无障碍物理空间,更要滋养无障碍文化,创建具有国际一流水平的无障碍城市‘深圳模式’。”深圳市残疾人联合会党组书记、理事长侯伊莎说。

  强调理念、制度和器物三维共建

  无障碍城市是建设国际化城市的基础、前提和目标,一个不能解决少数居民生存发展问题的城市,不可能实现现代化。

  而对于无障碍建设的现状,侯伊莎直言存在三大观念误区:

  一是认为这只是残疾人的事,而现代化城市发展要先考虑普惠性,不可能花大力气去解决少数人的问题;二是认为残疾人只有生活困难,只需满足其温饱问题;三是认为无障碍建设是政府部门的事,且集中在公共场所和交通枢纽,而非整个城市的无障碍。

  “《方案》最大的亮点是理念非常创新,提出了‘无障碍城市’概念。”侯伊莎解释,与以前的“无障碍环境”仅强调物理空间的改善相比,“无障碍城市”是“理念文化、制度规则、器物环境”的拓展。

  “这不仅包含看得见、摸得着的系统化通道、硬件、信息软件和个性化辅具,也包含无形的、指导规范人们行为的制度规则、理念文化,是一种多元的、多层次的、立体的建设。”侯伊莎认为,从“无障碍环境”到“无障碍城市”,政策视角的变化让城市文明迈进一大步。

  根据《方案》,到2020年,深圳将构建无障碍城市政策标准体系,残疾人及相关人群居家生活、上学就业、就医娱乐、交通出行、公共服务、信息交流无障碍设施设备显著改善,从理念、制度和器物三维共建的无障碍城市格局基本建成。经过持续推进,形成具有国际一流水平的无障碍城市“深圳模式”,通过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议程创新示范区验收,残疾人等群体融入社会无障碍。

  最大障碍是理念障碍

  “其实,无障碍不仅仅是残障人士的事,每个人的一生都不可避免地要经历障碍状态,无论是先天缺陷,还是意外伤害;无论是蹒跚学步,还是年龄增长、身体机能下降,差异仅在于分布在人生的早期、中期或晚期,都需要‘无障碍’的帮助。”侯伊莎认为,无障碍城市建设最大的障碍是理念的障碍,城市需要更新观念,滋养无障碍文化。

  为此,在《方案》出台后首个全国助残日,在深圳市文明办指导下,深圳市残联发起举办首届“无障碍 理想城TALK活动”,邀请残障企业家郑卫宁、视障“网红”蔡聪、自闭症家庭“代言人”廖艳晖、深圳狮子会会长马敏、台湾无障碍旅行倡导者林崇伟、关注信息无障碍的刘彪、带领障碍者行天下的谢海娣、香港媒体人郭一鸣、康复国际亚太区副主席关国乐、无障碍建筑设计专家薛峰等十位各领域演讲人从不同视角为“无障碍”发声。

  “衡量一座城市的文明程度有很多指标,不一定包括有多少高楼大厦或是否覆盖免费WIFI,但一定包括无障碍通道设施。”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副主席郭一鸣说。

  “一个伟大的城市,应该制定无障碍政策,发掘每个人的天赋和潜力;应该打通一切障碍,在细节里关怀这里的每个人提出的问题。”郑卫宁认为,一个伟大的城市应如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中说,对于一座城市,你所喜欢的不在于七个或是七十个奇景,而在于她对你提的问题所给予的答复。

  中国中建设计集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薛峰则透露,未来我国的无障碍城市建设将由“助我”转向“我能”。

  “这其中将出现四大转变:群体转向,即由个别群体转向全部全龄群体;系统转向,即由点位设施转向系统化设施;发展转向,即由单一发展转变为全面融合发展;科技转向,即由空间设施转变为智慧智能设施。”薛峰说,今后无障碍城市建设将重在无障碍出行接驳、假日出游、社区生活、就学就业和信息交流等五大方面推进。

  为根植“无障碍”基因发倡议

  当日,深圳市残联、深圳广电集团、深圳狮子会、深圳市华狮公益基金会以及十位演讲人还共同为创建无障碍城市发出一份倡议书:

  倡议从今天开始,深圳的任何一个法规、规划,建筑、产品,任何一个软件,在设计和起草时,都应该牢记“无障碍”的使命。

  倡议每个市民都要珍惜“无障碍”这个福利,保卫这个权利;都要参与无障碍城市建设,成为专业工作者或志愿工作者,使无障碍城市建设成为全体市民的共同坚守。

  倡议当任何一个公务员起草公文时,都要回应残障者需求;当任何一个企业生产产品时,都有无障碍功能;当任何一个信息化系统运用时,都能一键通行;当任何一个残障者参加任何公共活动时,都能得到足够的尊重。

  “当任何一个障碍形成时,每个人都自觉地去消除它,才能使向上向善和开拓攻坚的无障碍文化成为深圳城市重要文化特质。”侯伊莎说,深圳将通过建立随手拍、社会督导、影响力债券、冠名基金、义工时间银行、红黑榜、补贴等制度,动员一切社会和市场的力量,共建共治共享无障碍城市,使无障碍城市理念、文化、制度和行为,可量化、可评估、可衡量、可改善、可参照。

  据悉,《方案》将无障碍城市创建的任务分解为“实施顶层设计、试点项目、生活出行、信息交流、文化培育、检查督导”等七大行动共29条。不仅将创建目标列入《深圳市城市总体规划》,还将建设“市行政服务大厅、网上政务服务平台、市政协机关、前海城市新中心、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大鹏新区旅游景区、莲花北社区”等首批无障碍试点项目。

  同时,将严格设计竣工无障碍审查,新建残疾人保障房须配置无障碍设施,对已有残疾人住房进行改造,提供安全、医疗、出行、照料、寻找等“一键呼叫系统”服务;加强口岸、车站、学校、银行、医疗机构、文体场馆等公共服务场所无障碍建设,轨道、公交、出租车的无障碍服务,并支持高校和科研单位培养无障碍城市建设专门人才等。

  ■声音

  每个人一生平均有11%的时间处于残障状态

  上海有人公益基金会残障项目总监蔡聪(低视力者):我们都会老去,成为腿脚不灵便、视力与听力都在下降、心智能力逐渐弱化的人,那时我们与残障人士面临的障碍是一样的:不完善的物理环境和文化上、态度上的歧视。

  无障碍不是某些特殊群体的专属或社会额外的付出。世界银行和世界卫生组织2011年出版的《世界残障报告》指出,人一生中平均有大约11%左右的时间,处于残障的状态。

  我喜欢白岩松说的这一段话:最好的城市就是轮椅和婴儿车无处不在的城市,它意味着这座城市有安全感,有无障碍的设施,有新鲜的空气和有爱心的人们,也有每一个人对这座城市的信任。

  理想城应是能包容多元化和差异化的融合性城市

  中国首家无障碍旅行社“知更鸟”创始人谢海娣:对于障碍伙伴,旅行最深层的呼喊是“自由”,一次有尊严和自由的旅行,会给障碍者带来巨大勇气和自信,这是我决定回国创建无障碍旅行社的原因。过去近2年,我们带领超过1000位障碍伙伴去旅行,分享旅途喜悦、体验人生精彩,但也遇到了很多气愤和无奈。

  因为无障碍设施设备不全,我们比其他人花费更多时间和费用抵达目的地;因为无障碍意识没有养成,我们要直面嘲讽不解的目光;因为无障碍城市没有建设起来,很多时候无法真正触及诗和远方……

  无障碍理想城应该是一个能包容多元化和差异化的融合性城市。正因如此,我们一直致力于通过行动消除社会偏见和社会障碍,奋斗的动力来自爱着的人和未来的自己,因为每个人都会老去,都有障碍时刻,我们不希望那时被这个社会的障碍提醒我们,是社会和家人的负担和累赘。

  建议深圳制定5-10年无障碍建设计划

  康复国际亚太区副主席关国乐:如何实现无障碍城市?在处理已建成的环境、交通、资讯及通讯科技时,应考虑新的和现有的基础设施及条件,对现有设施应制订有目标和日期的改造方案,以消除现有的物理障碍,代之以包容性的无障碍和更安全的设施,满足社区需要。

  同时,提高服务业员工对残疾人服务的敏感度和意识;提升公众对于无障碍的认知;提升酒店住宿、公共交通、旅游景点、购物中心和餐厅、文化综合体和历史遗迹等旅游业无障碍建设,政府则应颁发无障碍优异计划奖及嘉许状,以表扬企业和机构为残疾人士及长者提供的无障碍服务。

  建议深圳应制定2025-2030年无障碍城市发展战略和目标,制定5年和10年行动计划,在目标年份实现城市全面无障碍。

(责编:许维娜、夏晓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