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房产

签约超数千亿 京津冀产业转移指南“落地”在即

周丽

2015年06月13日10:24    来源:中国经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签约超数千亿 京津冀产业转移指南“落地”在即

  信息技术、装备制造、商贸物流、教育培训、健康养老、金融后台、文化创意、体育休闲八大产业为转移重点

  本报记者 周丽 北京报道

  已于4月30日通过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的《京津冀协同发展纲要》全文有望于近期公布。据消息人士透露,纲要包含了重大意义、总体要求、三地定位布局等十个章节,具体内容方面可能出现一个中心、一个副中心和若干个微中心的新表述。

  6月3日,国土资源部土地勘测规划院院长助理张晓玲表示,包括北京、上海、广州等在内的14个城市的开发边界划定工作将于今年完成,开发边界将作为城市发展的刚性约定,不得超越界限盲目扩张。对此,受访专家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具体到京津冀区域,这将进一步倒逼北京非首都功能的外移。

  在非首都功能外移中,产业转移被认为是重点和难点。据报道,由工信部等制定的京津冀产业转移指导目录目前已经定型,或于近期发布。借此,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三大突破口之一的产业转移正在提速。

  八类产业为重点 京津冀产业转移明朗化

  这八大类产业符合国家的产业发展方向,而且执行弹性比较大,各方都容易接受。

  北京市副市长林克庆表示,北京已经意识到要放弃大而全的经济体系,突出高端化、服务化、集聚化、融合化、低碳化,加快构建高精尖的经济结构。

  伴随着北京经济结构的调整,产业转移提上日程。据悉,京津冀产业转移指导目录中有八类重点产业需要河北、天津来承接,分别是信息技术、装备制造、商贸物流、教育培训、健康养老、金融后台、文化创意、体育休闲。至此,京津冀产业转移将进入明朗化阶段。

  为什么重点转移这八大类产业呢?

  中国社科院城环所原所长、北京市“十三五”规划咨询专家牛凤瑞告诉记者,这八大类产业符合国家的产业发展方向,而且执行弹性比较大,各方都容易接受。

  河北工业大学京津冀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峰认为,一方面是立足于源头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考虑, 另一方面也是与三地产业发展基础和优势相结合。“产业转移和三地功能定位、发展目标有关,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就要考虑哪些产业在北京但不符合北京作为首都的定位,比如说商贸物流、健康养老、教育培训等产业就属此类。”

  实际上只要不依赖于北京特殊的区位发展的产业都可以转移出去,牛凤瑞表示,不一定必须按照行业来分类和定性,产业指导目录只是政策上的指南,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还是要根据各区域的比较优势来判断。

  牛凤瑞说道:“比如商贸物流的转移,不是北京居民日常生活必须的商贸物流可以转移出去,如果是日常必须的则可以保留,而不是简单的一刀切。而产业转移也并不是说同一类产业只能在一个地方存在,三地可能都保留,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和环节存在,比如北京保留研发设计环节,天津、河北发展生产制造和销售环节等。”

  据不完全统计,京津冀投资意向签约额已超数千亿元。诸如信息技术、装备制造、商贸物流等产业,在天津、河北已经形成一定规模的产业集群。

  河北省此前出台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实施意见,梳理出64项重点工作,确定40个承接合作平台。2014年,河北省从京津两市引进资金3757亿元,占引进省外资金总量的51%。天津则在产业对接上深化与北京科技创新合作,加快建设未来科技城、滨海中关村科技园、京津中关科技城,打造京津国家级创新主轴。

  加快建设“反磁力中心”

  “企业需要生产力要素快速、低成本的自由转移,也就是说,生产力要素的组合和转移问题对于京津冀协同发展至关重要。”

  受访专家指出,对于企业来讲,生产力要素的快速流动是产业布局京津冀地区的前提条件之一。

  “企业需要生产力要素快速、低成本的自由转移,也就是说,生产力要素的组合和转移问题对于京津冀协同发展至关重要。”京东集团副总裁黄东升认为,资源空间配置结构直接影响经济运行效率和区域发展公平。应进一步打破阻碍要素流动的行政性壁垒,形成有利于提高资源要素配置和利用效率的生产力新布局。

  有业内人士坦言,事实上京津冀产业合作早已起步多年,问题较多的根源就在于市场决定性作用没有充分发挥,而政府的调控手段也没有做到精准、科学。

  国家发改委国土研究所所长肖金成指出,疏解不符合首都战略定位的功能和产业,应注意运用市场杠杆。由于环境资源的约束,大型城市无论是用地成本还是用人成本都很高,许多低端产业会被挤压出去,自发转移到周边城市,而当前,北京的这种成本杠杆并没有体现出来,如果仅仅依靠行政手段将产业转移出去,很容易造成相关产业的回迁,形成较大的副作用。

  公开数据显示,京津冀地区面积21.6万平方公里,人口1.1亿人,占中国960万平方公里总面积的2.3%,占13.7亿总人口的8%。一直以来,京津冀许多产业同质化竞争严重,尤其是工业与制造业企业,在京郊、天津和河北都广泛分布,缺乏有效协调。

  纵观京津冀,产业结构布局并不完善。有统计显示,目前在京津冀三地的产业结构中,北京70%到80%为第三产业,高度聚集了科技和金融产业;天津则是第二产业和服务业均接近50%;而河北则仍有将近12%的农业,近50%的第二产业。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祝尔娟表示,通过相关模型计算可以看出,京津和京冀的产业结构相似度远低于津冀,表明目前京津和津冀间优势产业重合度较高,存在严重的产业趋同的竞争倾向。

  对此,有专家指出,根据经验和现实发展,京津冀区域,特别是河北地区应找准产业转移的切入点,在打造产业聚集效应、建立产业链系统上下功夫,这需要政府认清重点,通过创新性手段对资源配置进行科学调节。

  肖金成建议,承接首都产业转移的地区,应加快建设“反磁力中心”。“反磁力中心应实现4个目标,交通更便捷,设施更完善,环境更美好,经济更繁荣,这样吸引力比较大,北京的人口和产业就能自动集聚。”他进一步说道,要充分发挥北京的辐射作用,加快周边城市群的发展,让生产要素更多向周边城市流动,从而为强化北京的首都功能腾出更多发展空间。

  6月4日,北京举行“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机动车排放控制工作协作小组办公室及北京市机动车排放联合执法办公室揭牌成立仪式”,图为相关领导在揭牌仪式结束后参观用车监控系统和新车排放检测实验室。本报资料室/图

  体制机制创新受期待

  京津冀协同发展所需要的体制机制创新是一根“硬骨头”,是国家顶层设计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要实现北京是创新中心,天津、河北是孵化和产业化基地的要求,就必须消除京津冀三地之间的政策差异,缩小京津冀三地公共服务的差距。”有业内人士坦言,消除这些差别,需要在体制机制政策上进行一系列的创新。

  中国区域科学协会会长杨开忠认为:“其实,京津冀协同发展所需要的体制机制创新是一根‘硬骨头’,是国家顶层设计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从一定意义上讲,产业创新就是体制机制乃至政策的创新,协同发展就是体制机制的趋同发展。

  受访专家们指出,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交通、环保、产业三个突破口中,产业协同发展从顶层设计到具体执行都是最难的,此前三方在产业功能定位等方面的利益博弈一度焦灼。

  对此,李峰认为,产业协同与区域规划的整体思路相近,要破除“一亩三分地”理念,各地必须立足于当前,明确自身的定位,发挥产业比较优势,而不是盲目追求一致。同时,产业转移思路要和之前有所不同,不仅仅是单纯的产业转移,而是把产业转移和人口的迁徙、城镇化建设、生态保护这四方面协同在一起。

  具体到产业转移与人口、城市、环保的协同,三方已经有相关动作。

  日前,北京市人才开发中心主任张秋健透露,为便于北京人去往河北、天津就业,本市将在异地人事代理方面加强服务。“像有些北京人虽然也有去河北、天津就业的意愿,但却不愿意进行档案转移、社保关系的转移。所以我们在考虑开展异地代理服务,让北京人去天津、河北就业少些后顾之忧。”

  目前天津和北京两城市的关系有了变化,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云泽认为,以前是一种利益的博弈,现在最终走向了共赢,这也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初衷。

(责编:王丽芬、孙红丽)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