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抠门儿”物业赢来百姓点赞

王海燕

2018年09月20日08:27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抠门儿”物业赢来百姓点赞

  “每月每平方米1.67元的物业费是不是高了点?再降降,再降降。”

  “干脆交一年送俩月,这样合下来每月每平方米才1.39元……”

  您注意了,如此锱铢必较的可不是小区业主,而是物业公司自己。这家物业公司位于门头沟区永定镇惠康小区,其抠门儿程度远近闻名。不过,仅限于对自己“抠”,对小区居民那可大方得很:上门维修不收服务费,还24小时待命;修路、修电梯等大额开销不劳烦业主掏腰包,全是自己想辙……

  这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的物业公司,由入住惠康小区的7个回迁村自行组建而成,对外称“小区联管会”。7个村的村干部担任联管会成员,聘用的49名物业服务人员,全部是回迁村的村民。“自家人服务自家人,当然得上心!”联管会主任、曹各庄村党支部书记王德印说,正是这种自我组织、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创新实践,让惠康小区走上了运行正轨,告别了“鸡飞狗跳”的过去。

  原来,入住小区的头3年,村民与物业的纷争就没停过。“我们这7个村是2014年2月至5月迁回来的,开发商在交房之前,收了大伙儿一年的物业费,可这接管的物业公司服务水平实在不怎么样。”王德印说,物业公司上岗一年,各种“不作为”让村民十分不满,而村民从平房里带来的各种生活习惯,如楼道里乱堆杂物、在小区里圈地种菜等,也让物业觉得无从下手管理。各种矛盾纠纷互相交织,到了第二年物业公司仅仅收上来1%的物业费。村民不交物业费,物业公司更是“撂挑子”。如此恶性循环,到了2015年11月,物业公司宣布退出。2016年,镇里通过招投标又找来一家物业公司,结果还是如此。“村民不相信物业公司,物业公司也没有愿意来的了。”

  这种回迁小区的管理难题,在全市各区普遍存在。而在永定镇更为突出。作为门头沟新城的核心区,永定镇24个村有22个村已经拆迁,并有20个村已实现回迁。回迁小区的管理难题怎么破,对镇党委、镇政府来说是一项考验。

  “成立联管会的法子,也是问题倒逼出来的。”永定镇党委书记周杨坦率地说。2015年,村民与物业矛盾最激烈的时候,镇政府院子里挤进了200多名上访村民,镇办公室的举报电话更是每天不断,“有一回,小区有一部电梯停了两个多月,那可是20多层的高楼,上岁数的老人可不得急嘛。”

  在农村,村民自治是“法宝”,可上了楼了,又是7个村、5000多人混居,中间还牵涉到不少物业服务的问题,自治的效力似乎就不容易发挥了。“都是回迁村,不管谁抻头,别的村都不服气。”周杨说。永定镇党委政府的破解之道是让7个村携起手来成立“联管会”,用7个村联合自治的方式,实现自我管理。联管会的主任、副主任,由7个村的村支部书记、主任自己选。最后选出来的3位主任(一正两副)都是为人正直,在村里有影响力,或者具备一定物业管理经验的干部。

  惠康小区联管会于2017年4月30日正式上岗。镇里也没做“甩手掌柜”,为7个村每个村出资10万元作为联管会的启动资金。7个村也各自拿出一部分资金,以股份制的形式组建了一家名为“惠康”的物业公司。

  垃圾清运、管道疏通、绿化补植、电梯维修……物业公司成立后,解决了一批村民反映强烈的问题。发挥镇综治、各村“两委”干部和楼门长的作用,楼道里乱堆杂物、小区里圈地种菜、私装地锁的现象也得到有效整治。与此同时,比着商品房物业公司的服务标准,小区保洁员、水电维修工、客服接线员等也悉数上岗。8个月后,联管会进行问卷调查,村民的满意度达到80%以上。

  到底满不满意?收缴物业费的时候才见真章儿。既然是公司,不可能长期透支运营,今年1月份,联管会就物业费怎么收、收多少的问题开了若干次会议,参与讨论的还有镇党委政府干部和各村村民代表。

  “我们成立联管会根本目的是惠民、便民,从性质上来说完完全全是公益的。”联管会副主任、贵石村党支部书记周玉说,经过七八次讨论,一降再降,最后决定把物业费定在1.39元每月每平方米,比起2014年的物业费降了0.73元,“没有任何利润空间,在门头沟的新小区里是最低的。”

  今年2月份,惠康小区启动收缴2018年度物业费,短短一个月时间里,90%的住户都缴纳了费用。“冲着咱们物业的贴心服务,这钱该交!”住在惠康小区4区7号楼的贵石村回迁村民何连立大妈说,这一年多来,找联管会反映事儿就从来没有推诿扯皮的时候,并且好些物业员工就是住在一个楼里的老街坊,随叫随到,“像水龙头坏了,灯泡憋了,打个电话,楼里的小杨子(维修工杨顺)马上就来了。”

  有了物业费,公司就有了可持续运转的保障。可联管会照样把运营成本支出卡得死死的。一方面,物业的每一笔大额支出必须经过7个村的村民代表大会表决同意;另一方面,物业公司自己也在拼了命的压低成本。“就拿我们的维修工程组来说吧,就小区规模来说,至少得配16个人,可我们就招了8个,一人干俩人的活儿,每人月收入才3000多元。”负责物业公司运行的周长宇说。

  这么“抠”的待遇,在外头很难招到人,可本小区的49名物业员工却干得挺欢。“就在家门口上班,工资低点儿就低点儿,再说服务的都是老熟人,能给他们解决难题,感觉心里特痛快。”维修班班长王海龙说。这一年多来,他和同事们已经为小区居民解决大小问题1600多件。

  惠康小区如此,与惠康小区同步组建联管会的小园一区也是如此。小园一区由永定镇的3个回迁村组成,2018年度物业费收缴率达到98%,其中白庄子村物业费收缴率100%,这在商品房小区是很难想象的。

  以这两个小区为开端,“联管会”机制已经覆盖到永定镇15个拆迁村,今后将覆盖到镇域内所有回迁小区。“每个回迁小区的物业费标准都一样,只向村民收取不含任何利润的成本价。”周杨说,镇党委政府则发挥监督作用。镇干部休息日不打招呼直接进回迁小区检查在永定镇已经是常态,发现问题立即要求联管会整改,以保证每位回迁村民都能享受到优质的物业服务。

(责编:孔海丽、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