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醛“坑”多请绕行

2018年09月20日15:58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甲醛“坑”多请绕行

  “自如甲醛房”事件持续发酵,许多人开始担心自己家中同样存在甲醛超标问题,于是纷纷到网上购买甲醛自测盒、甲醛检测仪等甲醛检测产品。然而,专家指出,市面上的相关产品绝大多数并未取得认证资质,结果并不可信。而备受追捧的活性炭包、光触媒等除甲醛方法,也被指出作用有限,治理甲醛仍需从源头入手。

  测甲醛

  两台同款检测仪并排摆

  测出来的数值相去甚远

  尽管装修后特意“晾”了三个月,但小徐还是不放心。打开网购平台,输入“甲醛检测”,五花八门的产品令小徐直呼“大开眼界”,“便宜的只要几十块,贵的能上千,既有借助试剂比对色卡的自测盒,也有同时能测甲醛、PM2.5的多功能空气检测仪。”

  在同事推荐下,小徐最终买来一款“六合一”的检测仪。根据使用说明,小徐在房间密闭12小时后打开检测仪,发现屏幕上的数值并不稳定,“低的时候显示甲醛是0.036,高的时候居然有0.141,那可就超标了。”

  小徐又借来同事的检测仪再次确认,“没想到,两台同款的检测仪并排摆在一个地方,测出来的数值居然相去甚远,而且不光是甲醛,连其他指标也都不一样。”

  对检测仪产生质疑的远不止小徐一人。考虑到自己单位办公大楼装修没多久,走廊、办公室感觉都有一点异味,小白专门花了三百多元网购了一款甲醛检测仪,打算带过去做个检测。

  产品到货后,小白顺手打开仪器,“其实没想过要测家里,因为这是五年前买的二手房,当时原房主就已经住过六年,我们没再做任何装修,床、衣柜、餐桌、沙发也都是把之前用过五六年的家具搬过来,觉得应该不会有问题。”然而,“顺手”检测的结果让小白大吃一惊:家里每立方米的甲醛含量居然达到了0.236毫克,是国家标准的两倍多!相反,小白用检测仪在单位检测的结果却并不超标,“如果我们这种住了十多年的房子都超标,那我可不敢相信新办公大楼能达标,或许只是没测出来。”

  除甲醛

  屋里放了四十袋活性炭

  一进屋还是眼睛不舒服

  正式搬家前,林旭已经做足了准备,“家具一到位,我就买了一大箱活性炭包,足足四十袋,墙角、桌上、床头都放的有,应该算是全面覆盖。”下单前,林旭还对同类产品进行了一番比较,“活性炭分好多种,按原料有矿化活性炭,也有椰壳活性炭,按形状又包括球形活性炭和颗粒活性炭。”

  在林旭看来,绿植同样是必需品,“像绿萝、吊兰这种,据说都是‘吸甲醛’的高手,屋里摆了十多盆,应该也能发挥作用吧!”此外,林旭还听来不少“偏方”,“有说用柚子皮、用茶叶的,还有说用醋或者洋葱的,也都放了点,算是种心理安慰。”

  不过,两个月过去,林旭对除甲醛的效果并不满意,“一进屋,还是觉得眼睛有点不舒服,时间长了嗓子也有点难受,窗户打开稍好一些,关上就又不行了。”

  相比之下,丁琳更倾向于新技术。“经过搜索,她锁定了除醛套装,包括除醛喷雾、纳米改性光触媒和家具除味精华,据说能捕捉甲醛分子,还能利用生物催化分解技术,把甲醛等有害物质分解成水和二氧化碳,虽说我也不太懂,但听起来挺‘高大上’的。”

  丁琳把屋里的家具挨个喷了一遍,又买来一台主打除甲醛功能的空气净化器,日夜不停地开着。一个月后,她请来专门的检测机构采样分析,“结果出来,居然还是甲醛超标,只能再想别的办法。”

  观点

  检测需具备认证资质 采样要经专业培训

  “按照规定,专业的检测工具需要得到‘CMC’认证,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制造计量器具许可证’标志,但目前市面上的甲醛检测工具几乎都不具备这样的资质,产品质量无从保证,测出来的结果往往不可信。”国家室内车内环境及环保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主任宋广生表示,甲醛检测对仪器的传感器要求很高,正规实验室所用的仪器每台价值数万元,而网上销售的检测工具通常结构简单,空气的流速、湿度、温度等干扰因素都可能对结果产生很大影响,再加上没有专业实验室进行校准,准确性也就无从谈起。

  据了解,原国家质检总局去年曾组织开展对网售室内有害物质检测仪产品的风险监测,随机检测的30批次手持甲醛检测仪样品均无“CMC”认证。所有产品都未能准确检测出甲醛、TVOC的实际浓度,大部分样品甚至夸大测量精度,存在质量隐患。

  “一些公司宣称可以带专业设备上门检测,甚至当场出结果,主要目的是为了推销所谓的除甲醛产品,很容易让消费者上当受骗。”宋广生表示,甲醛检测应当找有国家级或省级计量认证标准的机构,只有取得计量认证合格证书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才具有符合国家标准的实验室,允许在检验报告上使用“CMA”(中国计量认证的英文缩写)章,而这样的报告才具备法律效力,“按照要求,现场应该有两个采样员,并且要经过专业培训,不是随便什么人拿个仪器就能做。采样和分析也必须是分开的,避免主观因素影响。”

  活性炭吸附并不稳定 应源头上加以控制

  针对名目繁多的除甲醛办法,宋广生指出其中误区重重。“活性炭虽然具备一定的吸附作用,但属于被动净化材料,室内空气流动性比较差的情况下,短时间很难捕捉到距离较远的空气中的有害物质,在敞开的大空间中使用效果微乎其微,应当主要用于衣柜、抽屉等相对封闭的小空间。”宋广生还提醒,活性炭对于甲醛的吸附并不稳定,一旦达到饱和,有害气体还会再次释放,反倒造成二次污染,因此必须及时更换。

  至于备受推崇的绿植,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博士史军也曾撰文指出,吊兰等植物虽然有一定的吸收甲醛能力,但能力相当有限,不足以在短时间内显著降低一般居室内的甲醛浓度。

  “还有一些诸如光触媒等甲醛消除剂,也不能盲目使用。”宋广生表示,目前国家还没有关于甲醛清除剂方面的相关标准,市面上的这类产品良莠不齐,所谓的光触媒也多半是噱头,不仅未必能消除甲醛,安全性上也存在争议。

  宋广生还指出,市面上许多标榜具备“除甲醛”功能的空气净化器并不可靠,“大多数宣称可以除甲醛的空气净化器,是在净化器的高效过滤器上面喷涂了净化甲醛的材料,很容易出现吸附饱和的情况,也就意味着使用一段时间后,除甲醛的性能就会变得很微弱。”

  “从效果来看,开窗通风或安装新风系统的确能够在降低甲醛浓度方面起到一定作用,但这仍然不是根本解决办法。”宋广生表示,如果甲醛超标是因为大量使用不合格的材料,那么即使晾上两年也无济于事。更何况,低温条件下,甲醛等有害物质的释放量很低,等到冬季供暖或者来年气温回暖,甲醛浓度还是会升高,因此关键还是要请专业人员找出污染源,进行有针对性的处理。同时,在装修过程中,也要尽量选择甲醛含量相对较低的新材料、新工艺,从源头上加以控制。

  北京晚报记者 宗媛媛 周明杰 插图 宋溪

(责编:孔海丽、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