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机构看成都有“三好”:发展快 人才多 活力强

2016年12月16日07:23  来源:每经网
 
原标题:国际机构看成都有“三好”:发展快 人才多 活力强

  “技术、成本、融资等很多方面的创业环境大不如前。对于很多创业企业来说,硅谷可能已经不是最佳选择了。”类似言论屡现报端。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整理,近两年就有Rdio、Theranos、KiOR、Powa Technologies、Quirky等有望成为各自领域独角兽的企业,在硅谷被淘汰、被遗忘。

  全球领先房地产服务提供商Savills第一太平戴维斯中国区董事会成员、华西区董事长胡裕华也表达过类似观点,“今天再有一个比尔·盖茨想在硅谷创业搞出微软,已经基本上不现实了。”

  世界各地随之涌现出一些新兴城市,与硅谷对标,甚至想取代它的位置。比如荷兰南部的艾恩德霍芬市、智利的圣地亚哥、印度的孟买,以及中国的一些城市。

  对于中国的这些城市来说,躬逢“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哪一个城市最有可能对标硅谷?

  2016年,Savills进入中国已经21年,进入华西区域则已满10年。它来看中国的创新城市,具有更国际化视角和客观准确的判断。

  作为成都10年的见证者,站在国际机构的视角,带领Savills开拓华西区的胡裕华来深度剖析成都这座城市的创新力,会是一幅怎样的图景?

  发展速度:比当初估计还乐观

   上世纪90年代,胡裕华进入内地做Savills内地市场的开拓者。从1995年的广州,1996年的上海,到1999年的北京,可以说,前10年,胡裕华见证了中国一线城市崛起的全过程。

  “其实,1996年的上海也不怎么样,跟今天的上海有蛮大差距,当时甚至连一家茶餐厅都找不到。上海第一家茶餐厅还是1998年的时候出现的。”胡裕华说,当时他听到上海打出口号“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的口号时,只是心生怀疑一笑而过。但到了1999年的时候,刚好3年,真的已经是大变样了。

  他用切身感受体验中国第一批大城市的快速兴盛,现在的成都正带给他相似、甚至更强烈的感受——“成都发展得比我当初的乐观估计,还乐观。”

  2006年,胡裕华带领团队进入成都开拓市场,其直言当时的成都的确还很“二线城市”,但2006~2016年这10年,成都的发展速度惊人,GDP增长率保持在双位数,比北京、上海甚至香港还高。虽然成都的基数相比更低,但这座城市的10年发展确实亮眼,未来潜力也很惊人。

  真正吸引Savills早早进入成都开拓市场的,胡裕华说,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成都对企业的吸引力非常大。

  “中国很多城市都有外资和外地企业进入,但如此扎堆进驻的城市,恐怕只有成都——港资开发商基本都在成都有项目,在中国有项目的外资开发商也基本都会在成都设项目,国内的大型开发商更是如此。”

  此外,地理和交通优势也是吸引企业入驻的重要原因。胡裕华说,将华西区第一个办公室放在成都,就是因为从北上广飞到成都基本都是2小时,而成都飞到重庆昆明贵阳等地基本都是1小时,地理位置很中心,向西部的覆盖性也很强。

  人才吸引:显示了足够潜力

   胡裕华虽然在内地生活了很多年,但抹不掉香港人骨子里对茶餐厅的依恋。成都的包容度,让他在成都能够吃到很多正宗美味的港餐粤菜。

  实际上,现在成都不仅可以吃到全球各种美味,买到全球最新的潮流商品,胡裕华说,“一些经常在全国各地飞的英国同学到成都来看我,左手一个IFS、右手一个太古里,常让他们恍惚,这和国际大都市没有两样。这里没有北京、上海的拥挤,繁华之余又很舒服,他们都更喜欢成都。”

  2015年,四川高校数量已经升至109所,成都是吸附和留下这些人才的巨大引擎。近年从成都以外,甚至四川以外的城市来到成都学习、工作、定居的人也越来越多。

  他们不止来自甘肃、陕西、贵州、云南等地,还来自沿海很多城市,还有香港、台湾,甚至还有国外。胡裕华说,仅仅他面试过的,就有只身一人到成都发展的安徽女孩、由于竞争太大愿意到成都大展拳脚的上海小伙,以及因为喜欢来成都工作的台湾女孩。

  “可能有些人和我当初选择从香港到内地、从一线城市到成都一个道理,我们都有差不多的智商和能力,但香港、上海这样的人太多了,而选择了成都的我可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随着“一带一路”等战略的推进,成都显示了足够的潜力,而它又是一个竞争相对小一些、个人能更好发展的城市,一个能包容外来人、生活繁华又舒适的城市。因为这些优势和特点,成都吸引着创新创业的核心要素——人才争相到来。

  创新创业:优势得天独厚

   当然,若论对企业的吸附力,一线城市具备绝对优势,但对一些企业,特别是创业创新企业,成都还具备不少得天独厚的优势,比如成本。

  在易居给出的“2015年全国35个大中城市房价收入比偏离度”数据里,在中国创业资源最集中的几个城市中,只有成都的数值为负,这意味着,只有成都的房价最为健康。

  “成本无论对企业发展还是人的生活都很要紧。”胡裕华认为,成本太高就不好创业了,创了业还需要守业,守的时候成本是关键因素。

  沿海很多城市地价贵、房价高,人力成本也很高,很多企业无法长期承担。成都住宅和商业成本都不太贵,创业的门槛也不太高。

  “成都现在很多住宅单价才1万多元,城南这样价位的Office。这种价格,全国省会城市里,也真没几个。”

  胡裕华直言,阿里巴巴创业时期的杭州,房价、房租和人工相对不高,高校也多,各行各业竞争不充分,阿里巴巴才能成长为现在的龙头企业。如果马云想再在杭州创一个阿里巴巴,就非常难了。之前就有一句话说“成就了一个阿里,死了很多阿里”。

  其实,对很多外资企业也是一样,一下子进入一线城市很可能几年收不回成本。如果从成都这样的地方起步,把市场占了、钱和名气赚到,再反攻一线城市,是更聪明也是更现实的路径。

  成都虽然经济排名等指标可能不如沿海城市,但讲创新创业,没准真是成都更好。

  和经济中心城市、政治中心城市的逻辑不同,创新城市的构成要素,具有自己独有的优势。城市的经济基础、对企业和人才的吸引力外,成本不高、人才聚集、配套和支持齐全……这些正是硅谷之所以成为硅谷的原因。

  “这些因素,成都都有,成都完全有可能对标硅谷。而且现在的硅谷、杭州等城市都已经‘贵’了,成都具有更好的创新创业条件。可以说,今天的成都搞成‘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更有可能。”

  胡裕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成都为基点,Savills打算拓展西安、兰州等更多西部市场,从中国版图看,西部占据了国土的约一半,从绝对量而言,其有信心将华西区做到比肩同类公司在沿海地区的业绩。

  对于成都,胡裕华也希望从人才扶持力度,医疗等配套的建设,对企业的鼓励等各方面,继续扩大成都在创新创业领域的优势,成为中国的硅谷。

(责编:朱江、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