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孙河“村外村” 变身记

乌梦达 梁天韵

2016年12月19日07:26  来源:经济参考报
 
原标题:北京孙河“村外村” 变身记

  一大早,北京朝阳区孙河乡沙子营村村民刘桂英和街坊有说有笑,结伴去沙子营公园遛弯。

  占地700余亩的沙子营公园,两年前还是成片的非法砂石料场。“大车一过尘满天,路边废品堆成山,偷东西、卖假药、打架斗殴的很多……居民大白天不敢出家门。”村民赵甫说。

  《经济参考报》记者2014年到此采访时就了解到,由于河砂量多质好,这里多年来形成了非法采砂等低级次产业业态。大量来自豫皖川等地贫困农村的从业人员以地缘、血缘为纽带抱团聚居,在原有村庄外大量租用土地,私搭乱建简陋砖混房,形成相对封闭的“村外村”。

  沙子营村户籍人口1500多,而在“村外村”,外来人口数倍于本地居民。不少外地人靠高利贷盖房、租房维持生活……

  记者近日回访孙河乡发现,“清低端产业”“腾出租大院”等老大难问题正陆续破题。“全部35家砂石料场关停,收回土地资源面积780亩,清理出租大院34个。”孙河乡党委书记李欣介绍,仅沙子营村就疏解外来人口数千人。

  “电视演的、网上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纠纷,我们村没有。”沙子营村村民南树清说。如今孙河乡综合环境和几年前相比变化不小。2015年4月,中央领导同志在这里参加了首都义务植树;2016年,中央军委领导同志也在这里种下了“将军林”。

  盘亘数十年的砂场,何以八个月清理完?“油盐不进”的出租大院,如何被打通疏解?

  减法难做,关键是牵扯多重利益。当地干部介绍,此前乡政府土储屡出腐败问题,村民们不相信砂场能彻底清掉。此番大规模集中清理,前提是保证操作透明,不藏掖猫腻。

  “理顺干部和村民的权利关系,了解群众期待,阻力自然就小。”朝阳区委书记吴桂英介绍,朝阳区坚持“收调拆建管”并重:收回土地,调整外迁,拆除违建,建绿地和高端产业项目,加强管理。

  依法也讲方法,找寻利益平衡点。“严格执行‘留房不留人,留房不留业’政策,挨家挨户做工作,综合执法也不手软。”沙子营村党支部书记尹德胜说。

  孙河乡出租土地的“瓦片经济”系着外来人口的生计,也连着村里经济收益。长期以来,村里收入主要依靠土地租金,而拆迁时以违建面积计算补偿额度的办法,又促成“以私搭乱建牟利”的恶性循环。

  “为保证村集体利益不受损,乡里规定验收清拆合格后按原合同约定价补贴,表面增加了乡集体的经济压力,但从根本上减少了区域安全隐患。”李欣说。

  政策补偿有短期性,疏解后怎么发展,环境好了老百姓吃什么喝什么?朝阳区提出,非首都功能疏解做减法,符合首都定位的核心功能做加法。

  吴桂英表示,有舍才有得,从聚集资源谋发展向疏解提升中发展转变,从被动落实到主动推进转变,从自身发展为主向协同发展转变。孙河最大的资本是自然资源独具特色,地处温榆河畔,只有现在不盲目发展低端产业,还青山绿水,未来才能变金山银山。

  据了解,“十三五”期间在孙河乡700余亩沙子营公园的基础上,规划建设1.68万亩湿地公园,面积相当于两个半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集湿地景观、生态环保、文化休闲于一体,将成为北京中心城区最大的连片城市人工湿地,构建首都功能核心区与行政副中心之间的绿色生态屏障。湿地公园建成后,孙河乡有望成为北京“第二道绿化隔离”地区率先完成城镇化的乡镇。

(责编:孙红丽、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