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代表委员共同聚焦老楼加装电梯

刘琳

2017年01月16日14:16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代表委员共同聚焦老楼加装电梯

  刘迎建和刘凝委员来到“租赁式”电梯落户的海淀区北下关街道柳北社区调研。

  本报记者 胡铁湘摄 J125

  吕争鸣代表

  最后一次为残疾老人呼吁

  “今年,是我当人大代表的第二十五个年头了,也可能是最后一年,我想为老年人、尤其是残疾老人最后一次呼吁,给老楼加装电梯,今年能否成真?”昨天提起老楼加装电梯的事儿,市人大代表吕争鸣就抑制不住地激动。

  吕争鸣记得,他最早关注老楼加装电梯的事儿,是在五年前的第十三届人代会上,“因为身边接触很多残疾老人,对加装电梯呼声很高。”为此,吕争鸣还特意写了一份议案,建议在全市试点启动为老旧小区加装电梯。

  吕争鸣说,作为老年人,尤其是残疾老人,没有电梯就很难走出家门,只能在家里转悠,可谓“上得来、下不去、进得来、出不去”。有些住在老楼高层的残疾老人,在苦等多年无果后,不得不搬离换房。

  他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天坛东门的一个残疾老人,住的就是没有电梯的老旧小区。年岁较轻时,老人是拄着双拐慢慢上下楼,年龄大了之后,再也没法自己出门。最后,老人选择了“以房换房”,把楼房租出去,又自己租了一间没有厕所的平房,只为能够出出家门。“可是,以房换房只是权宜之计,不能叫每一位残疾老人都把房子换掉吧?”

  “今年4月份,我就要加入老年残障人的行列了。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为老楼加装电梯呐喊。”吕争鸣提出,老楼加装电梯确实困难因素很多,但不能一碰到困难就停住了,而要认真调研、积极推动、参照国内外的成功做法,先推动一两个小区、一两部电梯试试。“比如,100%业主同意这个规定,能不能变成2/3业主同意?或者提出一个折中的补偿方案?”

  今年人代会的政务咨询会,吕争鸣又去现场提出了老楼加装电梯问题。他期盼着这次的答复后,装部电梯的愿望能在今年内成真。

  本报记者 赵莹莹 J201

  任伟代表

  老邻居应互相理解化解矛盾

  北京宣房投资管理公司负责着原来宣武区、现西城南区直管公房的管理工作。这些直管公房,很多都是上世纪90年代以前建成的老旧小区。其中5层、6层的楼房里,建造时都没有电梯。现在居住在里面的老年居民,年龄大了出行不便,就盼着能加装一部电梯。北京宣房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任伟代表昨天表示,在日常工作中,一直在为这些老居民们加装电梯而奔忙。

  不过他说,加装却并不容易。他说,3层以上的住户愿意装,也愿意交钱。但住在1层、2层的不但不愿意装、不愿意交钱,而且还因为影响采光、产生噪音而可能拒绝,甚至要求一些补偿费。此外,老楼加装电梯的费用也比较高,外挂一部电梯的费用可达80万至120万元。这对仍然住在老楼里的一些生活并不富裕的老年人,的确是不小的数目。

  目前,宣房公司管理的区直管公房中,已经选择两个老旧小区开始试点加装。任伟说,直管公房涉及的一些老旧小区里,40%左右仍是直管公房,60%的已经是私房,产权问题非常复杂。而且,不同年龄段的居民,想法、诉求也都不一样。

  对于全市老旧小区加装电梯的情况,任伟也有过很多调研。北京的老旧小区建成时间相差很大,能否加装,要看楼体的坚固程度,要看周边是否有妨碍加装的建筑物,要看电力是否足以带动电梯,还要看地下的、周围的管线的布局。

  但最重要的,任伟代表认为,则是老邻居们的互相理解、互相关心、互相谦让,大家一起解决困难。

  本报记者 李嘉瑞 J240

  刘迎建和刘凝委员

  首部“租赁式”电梯落户海淀

  一直备受关注的老楼加装电梯有了新进展。在海淀区北下关街道柳北社区,全市首部采用租赁形式的轿厢电梯正在紧张安装,预计春节前就可投入使用。与以往单位拨款、居民自筹不同的是,“租赁式”指的是居民不需一次性付清电梯全款,只要按月掏钱,支付使用费用即可。而使用费用中既包括了电梯的造价,也将维护保养和电费计算在内。

  昨天,得知这个消息的市政协委员刘迎建和刘凝,利用中午休息时间,特地来到电梯安装现场了解情况。两位委员一直关注老旧小区改造,在本次政协会上,刘迎建委员还专门带来了有关老楼加装电梯的提案。

  社区5号院内两栋楼,北边一栋最西侧的六单元正在搭建外挂电梯的钢结构。在场的社区居委会主任彭勇向两位委员介绍,六单元18户居民,60岁以上老人10位,平均年龄80岁,最大一位已90多岁,住在该单元的最顶层。 “我们拿这个单元先做试点,让大家看一看,很多问题也能反映出来,后面的工作也好推进。”彭主任介绍,作为社区“第一个吃螃蟹”的单元,一开始很多住户都不愿意,一层、二层担心挡光和噪音,楼上的也有人嫌费用太高。居委会没少做工作,挨家挨户敲门,个别房屋租出去的,她也电话联系房主本人,最终除了三户居民持保留意见外,其他居民全部同意。尤其是一层的三户居民都同意,实属难得。

  “万事开头难,你这是开了先河,我得为你点赞!”刘迎建看到现场向彭勇伸出大拇指。刘凝也说:“特别是一层用户,你们能把工作做下来很不易。”听到委员这么说,彭主任腼腆地笑了。“现在提倡居家养老,没电梯怎么居家养老?这是硬件条件。”刘迎建说,“我在提案中也写了,很多老旧社区住的都是老人,但加装电梯确实存在很多现实问题,尤其是谁出钱的问题。因为一楼、二楼的居民可能用不到,这是个死结。”

  在现场的电梯设计施工方负责人郑先生说,这是他们首次推出“租赁”的收费模式。“这么一部外挂电梯的造价大约60万元,如果让居民集资购买,一次性要掏很大一笔钱,这个工作很难做。所以,这部电梯前期设计安装的费用是由我们公司来垫付,按照20年的使用周期计算,二层至六层的居民根据楼层高低,每月每户缴纳从73.3元至328.3元不等的租金,先一次性缴纳5年,就可以刷卡乘坐电梯了。”郑先生说,这样一来,整部电梯的前期投入和后期维护费用就都包含在内了,没有后顾之忧,居民负担也不重。

  刘迎建听完后说:“最好是政府补贴一点,社会资本出一点,老百姓使用的时候再掏一点,可能会加速这个事情的推进。”刘凝则说:“北京的房价这么高,相对于房价来说,这个费用其实是很低的,我不觉得经济上太成问题,主要还是怎么把各方利益平衡好。一个居民楼,老年人达到多少比例时应当加装电梯?已经颁布的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里没有涉及,应尽快立法或出台政府补贴政策。”本报记者 刘琳

  张蕾 叶晓彦 J015 J009 J224

  官方回应

  今年电梯试点

  会有实质性进展

  吕争鸣所提到的“一部都没装成”,指的是2016年北京多个部门所提出的将在城六区试点加装24部电梯。然而,因为存在低层业主协调难、改造资金筹集难、安装电梯的现状条件参差不齐、建设管理主体确定难,推进得并不太顺利。

  北京市住建委委员赵成在两会政务咨询会上告诉记者,目前各区正在努力推进这24部老旧小区电梯的试点工作,今年应该会有实质性的进展。“目前,各个区进度略有不同,进展较快的为东城、朝阳和丰台三个区,最快的老楼即将进入实质性开工。”

  本报记者 赵莹莹J201

  居民担忧

  租赁式电梯

  能否获得补贴

  去年9月,市住建委下发的《北京市2016年既有多层住宅增设电梯试点工作实施方案》规定,对于试点电梯,市财政局按照加装电梯购置及安装费用的40%,且每台最高不超过24万元予以补贴。这对等待加装电梯的居民来说,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昨天落户海淀的首部“租赁式”电梯服务这种特殊形式能否获得补贴?这是柳北社区居民关心的问题。不过,这种模式也与政府部门规定的申请要求有些区别,所以能否申请到补贴还是一个未知数。

  本报记者 刘琳 张蕾 叶晓彦

  J015 J009 J224

  新闻回顾

  本报持续关注

  老楼加装电梯

  本报早在2009年就进行过《社区电梯“生存”状况调查》系列报道,引起读者共鸣。此后,在本报记者、原市人大代表张风的推动下,2010年,本市出台了《关于北京市既有多层住宅增设电梯的若干指导意见》。但由于在协调、资金等实际问题上存在争议,老楼加装电梯一直难以推广。

  2015年,本报独家报道的座椅式电梯落户京城的消息,再次引发各界关注。这组报道不仅让人见识到了技术层面上的推陈出新,还引发社会和市政府的高度关注。8个来自不同领域的职能部门,第一次将调研会开到了居民家。不过,对于座椅式电梯到底能否大面积推广,争论始终未曾停息。去年,本市决定在城六区试点开展老旧小区加装电梯工作,在适老化改造上又迈出了艰难的一步。

  本报记者 刘琳

  张蕾 叶晓彦J015 J009 J224

(责编:孙红丽、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