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关一店 新世界百货管理转型前路漫漫

王晓然 王莹莹

2019年01月02日08:39  来源:商经
 

继沈阳新世界百货中华路店结束营业后,武汉新世界百货汉阳店也步入后尘。近年来,新世界百货频繁出现闭店事件。2018年以来,新世界百货陆续实施“一店一策”管理模式,希望借此转型以摆脱困境。业内人士表示,“一店一策”管理模式可以更大优势发挥自身特色,然而也会有分散经营的风险存在。

再闭一店

据新世界百货汉阳店的现场公告显示,“因业主武汉万顺置业有限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现已解除与武汉新世界百货汉阳店的租赁合同,我店将于2018年12月30日起闭店。并提醒有预存消费金额卡的消费者尽快与售卡专柜协商处理”。

对于汉阳店的闭店,新世界百货区域市场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正如公告所说,闭店是由于物业方破产所致,与商场经营状况无关。不久前,公司还准备斥资重新装修汉阳店。但他坦言,钟家村商圈有老龄化趋势,加上百货业态经过这么多年的变革,总要有一些变化。“未来,新世界百货汉阳店会另外选址开店,方向应该是现在新世界集团力推的购物艺术中心,如2017年亮相的光谷K11和2019年开始翻新的航空路K11。具体的计划还要看总部的规划。”

资料显示,成立于香港的新世界百货于1994年11月进入武汉,以西北湖国贸店作为进入内地市场的第一家店,拉开了拓展内地的序幕。同时,这也是进入武汉市场的第一家港资百货。2005-2008年前后,新世界百货在武汉进行快速扩张。北京商报记者从新世界百货中国有限公司的官网看到,目前武汉共有新世界百货国贸店、新世界时尚广场、新世界百货武昌店以及新世界百货徐东店4家店。值得注意的是,武汉的门店数仅次于上海的11家,与北京共同位居全国第二。

利润跌九成

这已不是新世界百货在内地第一次闭店了。频繁关店背后是下滑严重的利润表现。

新世界百货2018年9月发布的2018全年业绩显示,截至6月30日,年度内,新世界百货收益为38.21亿港元,较上年同期仅增长3%。新世界百货中国实现经营利润18.54亿港元,较上年同期27.78亿港元下降约30%,年度利润较上年度1.28亿港元减少至1100万港元,按年狂跌91%。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11月30日,武汉新世界百货硚口店闭店调整业务;2017年6月30日,大连新世界百货闭店;2018年12月20日,沈阳新世界百货中华路店因新零售的发展需求而停止营业。截至2018年6月,新世界百货在中国共经营35家百货店及两家购物中心。就北京市场而言,有北京新世界百货、北京新世界彩旋百货、北京新世界利莹百货、北京新世界千姿百货共4家门店。

新世界百货频频闭店,北商研究院特约专家、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指出,百货业衰落是由于消费者对百货业态的需求越来越弱,百货店的核心是零售,卖商品为主,而现在的消费者出行更多的是随机的购买,以及对休闲、娱乐、体验等生活方式中心的需求,因此传统零售的比重也在下降。整体来说,百货的转型较慢,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明显。

管理模式难题

对于未来的发展,新世界百货相关负责人曾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集团根据各门店的经营状况疏理其市场定位,将门店划分为“新型百货”、“类购物中心”、“邻里中心”和“城市奥莱”四个类别,继而按照“一店一策”的管理模式确立门店经营策略。新世界百货2018年9月发布的全年业绩公告中指出,集团积极推行门店分类管理,鼓励分店面对市场采取不同策略。本年度内,燕郊新世界百货及武汉新世界百货徐东店两家管理店转为自有店,调整后,新世界百货零售网络中所有门店均为自有店。

对此,赖阳表示,“一店一策”策略对企业是有一定的好处。“转型最重要的就是整合资源,包括休闲、娱乐、教育、体验等功能,除了餐饮有较多的全国连锁品牌,大量功能需要考量当地消费水平、消费习惯,在招商和选择方面也与当地品牌有关,不可能进行统一管理。企业应根据自身特色,掌握的资源和对当地消费者的分析,进行品牌调整。”

但赖阳也指出,分散式的管理存在一定的风险,“各店自己去经营,需要店长对于业态发展趋势的认识和理解等要求较高,个人的水平可能决定一个店的经营好坏。整体运营可以在某些方面减少一些短板,但很难往更高的水平提升,因为不能整体统筹各个店的实际状况。”赖阳坦言,调整改造后的新世界百货崇文店增加了大量餐饮品牌,也具有一定特色。但零售比重还是较大,未来还是需要进行一些调整。

(责编:赵春晓、夏晓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