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民宿正在成为乡土文化的传声者

周人果

2019年01月04日08:32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乡村民宿正在成为乡土文化的传声者

  惠州博罗县的上良民宿,外观被装点得清新可人。傅文红 摄

  惠州博罗县的上良民宿,公共空间可供游客品茶聊天。

  惠州博罗县的上良民宿,一楼为居民所用,二楼改建成民宿,让住客像村民一样过着质朴的田园生活。傅文红 摄

  在刚刚结束的元旦假期,乡村旅游占据“半壁江山”。根据广州市旅游局提供的数据显示,广州市乡村游市民游客接待量为224.78万人次,超出总接待量的50%。乡村民宿作为乡村旅游的基础配套,日渐受到市场关注和认可。日前,广州市出台《广州市关于促进和规范乡村民宿发展的意见》,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引导乡村民宿高质量发展。事实上,除了广州,广东其他市县的乡村民宿发展也在步入快车道,那些装修简约、整洁干净的民宿,已经不仅仅承载住宿的功能,而是朝着融合的发展方向,作为在地文化的新载体,将传出更多关于当地人文历史的声音。

  一线走访

  依托在地文化

  释放“民宿+”新能量

  元旦假期,尽管天气寒凉,广州乡村游的热度不减。据统计,广州市乡村游市民游客接待量为224.78万人次,超出总接待量的50%。番禺、增城、花都、从化为市民游客热衷的乡村游区域。乡村民宿已经不仅仅作为乡村旅游的配套,而是在“民宿+”融合发展的导向下,逐步成为了寄托乡愁的地方。

  从化区的“田缘花舍”乡村民宿,种植了500亩绿色“五无”蔬菜,采取会员制的形式,向1000多名会员及时配送到家,农业+旅游的融合发展在这里找到了雏形。前不久,第四届全国民宿大会在广州从化召开,业界一致认为,这既是对广州民宿业的肯定,更为广州民宿创造了浓厚、优良的发展氛围。

  距离广州约1.5小时车程的惠州博罗县,上良村逐渐成为了“网红村”,这里田园风光开阔,站在观景栈道上远望,山水相依,满眼葱绿。冬夜里,村里的仙鹿湖被灯光装置点缀着,显得分外温暖。目前已有13栋民宿90多间房正式对外营业。上良村采用村企合作的模式,村民是最直接的参与者。上良村村民赖伯将自家的二楼租给投资公司,一楼自用,一年除了能获得2.8万元的保底租金,还有2万元的庭院修建费和4万元的装修费,除此之外,他为住客供应早餐,带客人采摘年桔,售卖土特产,一年的收入比他之前在镇上开早餐店挣得还多。

  除了赖伯的早餐店,村里的游客服务中心还是村庄的图书馆,藏书过百,简约的落地书架也成为了游客拍照的绝佳背景。

  位于惠东高潭镇马克思街上,当地居民罗秀云开办的民宿旅游旺季时入住率高达90%以上,按照统一规划,她的民宿设计注入了各类红色元素。除此之外,她还为客人推出红色旅游路线产品,客人可以穿上红军装,重走红军路,喝红军茶,深度体验红色历史和文化。

  一路向东,汕尾的陆河县螺洞村,以梅闻名。每年年初,这里银装素裹,漫山遍野的青梅花装点成了“香雪海”的盛景。2018年梅花节期间,螺洞村接待游客近20万人,最高峰日达2.5万人次。临近大寒时节,这里的寂静将被热闹取代,慕名而来的游客访梅林,赏梅花,品梅酒,体验和梅相关的文化韵味。2017年6月陆河县被列入全国12个农村综合性改革试点试验县,螺洞村是陆河县15个试点村之一。螺洞村村民把握机遇,成立由全体村民参股的旅游股份公司,全村筹集了600多万元,其中外出乡贤出资300多万作为旅游开发的启动资金。村党支部动员村民以土地、青梅树或现金入股。此后逐步建设了梅花缘拱桥、梅园栈道、梅花飘台、世外梅园停苑、人文客栈、乡村图书馆等一批旅游配套设施。乡村图书馆紧靠在人文客栈旁,为游客体验当地文化提供平台。

  政策解读

  为扶持乡村民宿注入政策活水

  随着乡村民宿所承载的功能日趋广泛,市场关注程度越来越高,政府予以的政策扶持力度随之增大。今年7月28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广东省促进全域旅游发展实施方案》(下称《方案》),部署广东全域旅游发展新路。《方案》提出要指导成立广东省民宿协会,制定广东省民宿管理办法和相关标准,组织开展民宿从业人员专业培训,引导民宿规范化、品牌化发展,建成一批“金宿”和“银宿”。《方案》还提出,乡村有不少建筑由于各种原因处于荒废状态,有学校,有工厂,有民居,它们已经是国有或者城镇建设用地,利用它们发展旅游服务设施,不需要新增建设用地指标,是资源的再利用,在这些老房子里面消费,对于游客也是更加特别的体验,政府应当积极支持,提供便利。

  今年8月31日,广州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广州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穗办〔2018〕17号),把“鼓励和支持乡村民宿业发展,研究出台促进乡村民宿发展的指导意见”作为重点任务之一进行了部署。

  日前,广州市出台《意见》,针对乡村民宿给予政策扶持,包括优化资源配置、统筹资金支持、简化审批流程3项内容,具体针对民宿用房供应、旧房改造、建设用地指标、基础设施配套、财政资金支持、金融贷款、审批流程等方面,提出8条扶持政策。

  比如在基础配套设施上,提出在乡村民宿发展相对集中的区域,由镇政府、街道办事处统筹规划停车场和旅游厕所等设施;对于在原有条件下确实无法解决停车问题的单体精品民宿,在不占用永久基本农田、不破坏耕作层、不固化地面的前提下,可以充分利用房前屋后空闲土地合理配置生态停车位。

  在财政支持上,扶持重点乡村民宿周边公共配套设施建设,鼓励乡村民宿开展环保设施建设和消防安全基础设施升级,鼓励支持乡村民宿协会健康发展等。

  在简化审批流程上,强调相关职能部门要从促进农民增收和产业发展的高度,持续推进“放管服”改革,遵循谨慎性容错和整改为主、处罚为辅的原则,放宽市场准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引导规范经营。各有关区要结合实际、积极探索,制定简便、有效的实施细则和审批流程,优化服务环境。各镇政府(或街道办事处)负责本行政区域内乡村民宿的日常管理等工作。

  值得关注的是,在打造特色上,支持“粤菜师傅工程”与乡村民宿互动融合发展,形成广州乡村民宿餐饮服务特色;对品牌精品民宿给予奖励补助,鼓励民宿经营者开展特色改造。业界人士分析称,所谓的“特色”,则是基于对在地文化的进一步深挖。

  痛点解析

  乡土文化的挖掘与利用

  仍较为浅层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尽管乡村民宿的硬件设施趋于完善,但在文化内涵的挖掘和诠释上,无论是民宿的运用者还是投资人,均停留在较为浅层次的认知上,开发较为初级。

  上良村所在的惠州博罗县,拥有罗浮山这座岭南名山。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道教理论家、医药大家、化学先驱葛洪,在此得道。故而罗浮山成为葛洪遗产保留最多、享誉全国的胜地。尽管近年来罗浮山加大葛洪文化的宣传力度,改建了葛洪博物馆、洞天药市,供海内外游客参观,还召开了“国际养生大会”和“中医科学大会”等,但在最直接与游客接触的乡村民宿中,却难寻道教或中医药文化的踪影。

  位于惠东县的高潭镇,有着“东江红都”的美誉。记者走访马克思街、恩格斯街发现,高潭镇在红色文化资源的商业开发利用上,仍然较为初级。如何将红色资源和旅游商业开发有机结合?中共“一大”会址的保护和利用是值得借鉴的例子。中共“一大”会址位于上海市卢湾区,是一幢两层楼的旧式石库门居住建筑,早在1961年就被列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単位。在20世纪90年代的“一大”保护性整治工程中,将黄陂南路以东的沿街建筑一并纳入规划改造项目,借助“一大”会址的知名度,促进新天地片区的功能更新,以及整个太平桥地区的品牌打造,最终该地区实现了社会效应、经济效应和环境效应的有机统一。

(责编:许维娜、孙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