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征地拆迁律所因何4年胜案2059件

周斌

2019年05月06日08:25  来源:法制日报
 

在北京东二环内侧一座现代化大厦里,有一家以承办征地拆迁为主业的律师事务所,名叫圣运律师事务所。圣运律所网站首页的显著位置,标注着承载律所文化的13个大字:诚信、专业、极致,以个案推动法治。

征地拆迁,不仅涉及群众切身利益,不少还与强拆抗拆、群体性事件、信访等相关。承办这类“民告官”案件,难度可想而知。

自2015年5月1日新修改的行政诉讼法实施以来,圣运律所承办的征地拆迁胜案(胜诉案件+复议案件)已达2059件,年均超500件。

“这不仅因为我们提供了专业的法律服务,更重要的是,这些年来我国法治建设取得长足进步,法院依法审案,政府法治思维、依法行政能力水平大幅提升,有力推动了依法平和解决征地拆迁纠纷。”圣运律所主任王有银近日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在此过程中,圣运律所也得到快速发展。

机缘巧合入行

发展势头强劲

时至今日,王有银涉足征地拆迁领域已经有12年了。干征地拆迁律师这么多年,在国内也找不出几个。4月29日,在其办公室里回忆当初入行的经历,王有银坦言,进入这一行完全是机缘巧合。

那还是2007年,29岁的山东威海小伙王有银,辞去当地一家外资企业法律顾问的工作,抱着创业的理想,远赴北京干起职业律师。当年年底,他接手的第一个案子便是一起征地拆迁案。

王有银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风雪天,他走进河北某市的一个村庄,呈现在他眼前的,是30多户村民在自家被拆除的宅基地废墟上搭起的一个个窝棚。

看见律师来了,村民们立即围上来,拉着他的手说:“村里因一个钢铁厂项目而征地拆迁,但大家都没有看到合法手续,在补偿没有到位的情况下房子就被拆了,希望律师帮俺们讨回公道。”

这样的场景,让年轻的王有银深受触动,感觉心中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

回忆至此,这位戴着黑框眼镜、一副书生模样的律师停顿了一下,望着窗外飞扬的柳絮,陷入片刻沉思。

“为弱势人群说话是律师应有的责任担当。”他说。

这起案件历时两年,在一审败诉的情况下,王有银毫不气馁,不断学习征地拆迁法律政策,深入现场调查取证,扎实办案,最终推动案件调解解决:当地对被征地拆迁群众增加补偿、足额补偿。

在这起案件还未办结时,就有其他征地拆迁案主动找上门来,这让王有银始料未及,甚至有些不知所措。但是,看到群众期待的眼神,原本学经济法的王有银深感自己无法推脱,从此,他接手的征地拆迁案越来越多。

“那时候,没怎么听说过有专职承办征地拆迁案件的律师,放眼全国估计也是屈指可数。”王有银说,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包括当时征地拆迁领域法律服务市场还没有打开,这类案件案情复杂、耗时长,承办起来比较辛苦,还要面对公权力,办案有一定风险和压力等。

所以,当看到王有银接了一个又一个征地拆迁案后,他身边的很多朋友表示出不理解,甚至有人向他打趣道:“别的律师转型走高端路线,代理金融非诉领域业务,你本来条件挺好的,怎么反其道而为之呢?”

他这样回应:“如果大家都不愿意代理征地拆迁案件,基层老百姓的权益谁来维护呢?”

从此,王有银成了一名“空中飞人”,伴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征地拆迁领域的纠纷大量出现,他法律服务的足迹遍布全国31个省份,助力群众依法维权。

案件多了,困难也多起来,王有银努力学习,靠专业取胜。

有个东部沿海城市,通过当地政府令的形式,规定集体土地和城市房屋一样征收补偿,导致诉讼频发,但政府从未尝过败绩。2010年前后,王有银在当地一连办了百十个案子,均是一审败诉。

为此,王有银改变策略,向这个城市所在省的住建、国土部门申请复议,推动上级主管部门撤销当地有关部门的征地拆迁决定,确认前置程序违法。二审时,法院主动协调诉讼双方坐下来解决问题,最终达成和解。

设立拆迁律所

只为群众代言

走进圣运律所,其内部设施和其他律所没什么两样。让记者印象深刻的是,一条走廊的一侧墙上,挂满了各地群众送来的锦旗,有赠给王有银的,也有赠给圣运律所或律所其他律师的,一共21面。

“这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很多,实在挂不下。”一旁的王有银介绍道,眼神中闪烁着自豪。

干了4年征地拆迁律师后,王有银于2011年年初主导成立圣运律所,将律所定位为:一家征地拆迁律所。

如果说,当初自己入行时对征地拆迁律师的未来感到不可知,那此时,设立这样一家专业化律所,王有银对其发展前景可谓充满了信心。

“原来代理征地拆迁案件,面临很多拦路虎,比如立案难、取证难等,为向有关部门求证房子是谁拆的这一基础性问题,很多时候都会吃闭门羹。”王有银说,2008年5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和2015年5月新行政诉讼法开始实施,这些问题迎刃而解。

随着我国司法体制改革的持续深化,司法责任制、法院人财物省级统管、“民告官”案探索异地审理等一系列改革措施相继落地,有效排除了行政干扰,确保征地拆迁案依法独立审判。

“法治环境的优化,让设立征地拆迁专业化律所,使之规模化发展成为现实。”王有银说,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成为征地拆迁律师,圣运律所也从设立之初的3名执业律师、两名律师助理,发展成为目前拥有100多人的专业化律所,专职征地拆迁律师超30人。

这么多年来,王有银心中一直藏着“打造一家伟大的律所”的梦想。为此,圣运律所刚成立时他就对外公开承诺:只为被拆迁人维权。

“开发商出很多钱让你代理案件干不干?政府请你当法律顾问干不干?”面对这些疑问,王有银的回答干脆利索:不干。

“我就想纯粹地为被征地拆迁人依法维权,为基层群众代言。”王有银说。

代理案件的同时,王有银积极推动律所精品化发展,针对征地拆迁涉及多个行政环节这一特点,创新推出组合诉讼模式,对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分开起诉,发挥团队作战优势,最大程度维护群众合法权益。提炼总结出征地拆迁108项办案操作规程,从客户咨询到办理委托,从立案诉讼到结案谈判,编辑成册,指引规范律所办案,确保办案质量。

圣运律所的品质逐渐获得社会认可,上门寻求法律帮助的群众越来越多。

甘肃兰州1102位村民告省市区三级政府征地拆迁补偿案、广西村民集体征地维权案、一日三胜地方政府违法拆迁案……记者翻开王有银办公桌上一本本厚厚的圣运律所胜诉案例汇总,一大批典型案例映入眼帘。

2013年年初,因集体土地上搭建的板材市场被当成临时建筑拆除,兰州宋家滩村1102位村民派维权代表赶到北京请王有银代理此案,将省市区三级政府推上被告席。此案当时曾轰动一时。

王有银回忆说,他一方面积极引导当事人依法理性维权,放弃非法上访、堵路等打算;另一方面主动与当地政府、法院沟通,在村民提起的14起诉讼一审5胜9败的情况下,最终促成村民与相关部门达成和解协议,被征地拆迁群众补偿金增加了3.1亿元。

依法化解矛盾

维护合法权益

说到拆迁律师、拆迁律所,一些人总有些误解:是不是要和地方政府作对?甚至有人问过王有银,是不是得煽动被征地拆迁群众闹事才能解决问题?

王有银一遍遍纠正:拆迁律师的作用是推动依法维权,维护的是群众的合法权益。

“确实,不少被征地拆迁群众有通过上访、制造群体性事件谋求利益的想法。我们通过法律思维、专业知识去疏导转化,告诉当事人,既然请律师就要相信律师、相信法律。”王有银说,引导当事人依法维权是圣运律师培训的必修课。

一次,王有银代理广东某市一起征地拆迁案,之前群众围堵过镇政府,还有人受了伤。他赶到当地时,一些群众正商量着要去市里、省里讨说法。他立即上前制止,告诉他们合理诉求一定要通过合法途径来达成。最终,通过起诉、调解和解,开发商同意给村民增加征地拆迁补偿金。

“征地拆迁如果没有律师介入,很多群众只能走上访这条路,由此导致大量信访,既严重损害群众个人权益,也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王有银说,律师和地方政府不是对立面,而是将征地拆迁纠纷引导纳入法治轨道解决、维护群众合法利益的共同推动者。

干征地拆迁律师过程中,王有银曾经也打过退堂鼓,对此他并不讳言。在代理一些案件时受到地方政府的施压;触动了开发商的利益而被跟踪威胁等,他都曾遇到。而随着法治的进步,他深切地感受到,现在,地方政府越来越乐见律师代理征地拆迁纠纷。因为,依法解决是征地拆迁纠纷最好的解决方式。

为此,圣运律所创设沟通函,即受理征地拆迁案后,律所给当地政府发函,表达希望代表当事人与政府充分沟通,尽量以非诉方式共同化解纠纷的愿望。“有很多次,地方政府收到沟通函后主动派人到圣运律所来沟通。”王有银说。

对于有的当事人提出天价赔偿的诉求,圣运律所要求执业律师必须向当事人阐明,哪些是合理合法诉求,哪些法律并不支持。当事人坚持无理要求的,给再多钱圣运律师也不代理。

王有银举例说,某些来访当事人“狮子大张口”,要求政府天价赔偿,圣运律师一般会认真释法说理,若不能说服当事人放弃不合理诉求,只能不予代理。

在征地拆迁中,还有一些群众家庭经济困难,维权举步维艰。为此,圣运律所专门设立基金,动员律师积极参与公益事业,每年都要办理多起征地拆迁法律援助案件。

采访当天,正值圣运律所征地拆迁纠纷调解中心成立。在成立仪式上,王有银说,圣运律师要有公益心,律所要加强党建引领,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依法为当事人维权,为推进法治建设,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贡献智慧和力量。

(责编:许维娜、孙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