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萍艺术酒店太阳宫拆不拆该由谁来回应?

王宇

2017年04月19日11:04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杨丽萍艺术酒店太阳宫拆不拆该由谁来回应?

  太阳宫拆不拆,该由谁来回应?

  4月17日一则有关洱海整治的新闻再次引爆舆论圈:杨丽萍现身云南艺术剧院,对千里走单骑杨丽萍艺术酒店关门停业原因进行正式回应。

  事实上,在此轮“史上最严的洱海环境整治”行动中,以太阳宫(杨丽萍艺术酒店也称太阳宫,位于云南双廊玉矶岛)为代表、环洱海而建的大体量民宿客栈及其他建筑的合法合规情况、后续处置办法,一直广受各界关注,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法制日报》记者梳理了一下,杨丽萍的回应内容涉及三个方面:一是太阳宫建造用地证照齐全,不属于违章建筑,不在拆除之列;二是太阳宫在建造初期就排污进行集中环保处理,有没有直排污染洱海,目前已经植入到政府统一的排污管网;三在回应网友“杨丽萍的店属于证照不齐的违法经营店而被关停”的猜测时,杨丽萍表示“太阳宫所有证照齐全按理说不在整治范围,但为了支持政府工作,还是配合检查一起停下来了,没想到又被误解”。

  据当地媒体报道,“杨丽萍为此专门写了大概4页纸的内容,还加上了厚厚一叠各种证件复印本。”

  看来,面对网上的一轮接一轮的揣测、质疑和批评,一向以不食人间烟火形象示人的“孔雀仙子”也终于坐不住了。

  一段时间以来,由于太阳宫所处玉矶岛绝佳的地理位置,美轮美奂的建筑形态,再加上杨丽萍的明星效应,是否会被拆除一直是热门话题。

  不难看到,在这一热门话题背后,社会舆论不仅是对太阳宫如何处置充满关切,而且有满足对环洱海大批量的建筑是否合法、应如何处置的知情权的期待。

  有媒体曾报道,“环洱海大批量客栈、建筑物,取得合法用地资质的不足十分之一”。这一说法,始终没有得到明确的回应和证实。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4月10日,洱海流域核心区餐饮客栈关停数达1870户,仅占洱海流域餐饮客栈服务业总经营户的四分之一。

  另一组数据:2009年全年双廊接待游客60万人次,6年后的2016年上半年,猛增到150万人次。而双廊的常住人口只有两万。

  蜂拥而入的旅游者和野蛮生长餐饮客栈,大大超越了洱海环境承载能力。

  大理白族自治州有关负责人在与当地客栈餐饮经营户的见面会上解释了洱海流域环境保护面临的危机:由于截污治污设施建设投入不足,管网覆盖率和污水收集处理率低,欠账较大,治理速度跟不上污染增加的速度,同时主要入湖河流水质较差,清水入湖量大幅减少,洱海水质处于向富营养转变的拐点,适宜藻类生长,一旦气候条件具备(气温),存在蓝藻爆发的危险。

  根据环保专家介绍,云南第一大湖泊滇池的污染就是源于蓝藻大面积爆发,污染最严重的时候,湖面上像一层粘糊糊的绿油漆,远远就能闻到一股恶臭,长期如此湖泊失去功能,成为死湖。

  而滇池治理污染目前已经历时20年,投入500亿元,至今虽有改观仍有不少区域的水质属劣五类。

  滇池环境整治过程中,周边不断增加的房地产项目,也成为舆论诟病的焦点。

  在洱海环境保护这个问题上,如果说政府前期管理被动,没有及时控制当地村民和外来经营者建设客栈时的违规建造和填海占地。那么,在后期及时摸清底数,公开公正阳光执法,就成为环境整治是否能够成功的关键所在。

  根据4月7日起正式施行的《云南省违法建筑处置规定》,2017年,云南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将在全省范围启动违法建筑普查摸底活动,并且强调重点整治风景名胜区周边的建筑乱象。

  大理州的公开表态是:流域收益生态保护区核心区内,禁止新建除环保设施、公共设施以外的建筑物、构筑物,并按照总量控制不增的原则暂停审批餐饮、客栈,并对现有餐饮客栈服务业进行整治和规范。

  在这个原则性的表态之下,能不能及时地、最大程度地公开洱海环海建筑用地的资质以及依法处置情况,回应社会关切,接受社会监督,已然成为一个热点。这次舞蹈家杨丽萍主动出面,回应太阳宫建设用地批准情况和环保达标情况,已经为当地行政执法机关提了个醒。

(责编:孙红丽、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