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新房认购量下降 “新宁十条”急刹炒房风

汪晓霞

2017年05月15日08:29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南京新房认购量下降 “新宁十条”急刹炒房风

   “网上认购系统晚上10点关闭,现在还剩1小时10分钟,要买房的速速联系我。”“有新房购房证明在手上的客户,最后1个小时的购房机会,需要的抓紧时间联系我。”……

   13日晚,包括新购房3年内不得上市销售、新房开盘由公证机构摇号等政策在内的“新宁十条”楼市新政,迅即引发当地楼市一系列震荡。当晚,微信朋友圈内“最忙碌”的人当数各家在售楼盘的置业顾问,他们不断发出提醒信息,催促意向购房人赶搭新政实施前“最后一班车”。

   官网“网上房地产”显示,13日南京新房认购量365套,较5月首周日均274套的认购量确有所上扬,但新政来得有些猝不及防,从出台至正式执行间隔仅短短数小时,何况还需手持购房证明,也因此,成交陡增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博飞地产总经理胡涓娟也告诉记者,13日晚公司的二手房成交波澜不惊,“不少客户应该都还不知道新政出台的消息”。

   14日,新政施行后的南京楼市,景象已然大不相同。新购房3年限售新规,直指高杠杆炒房行为,房产投资风险因此增大,这让短期游资产生犹疑,而叠加前期限购、限贷政策效力,市场投资投机需求挤压将更为明显。网上房地产显示,至昨日20时,新政执行首日南京新房认购量155套,缺少投资需求支撑的市场,成交“水位”降了。

   “我买号的,但明天退钱了。”13日晚,有网友在一家楼盘的意向客户群中爆料,称自己为买房之前花24万元向中介买“房号”,楼盘还没开盘,但“取得预售许可的商品住房项目,当客户积累大于可供房源时,须由公证机构主持摇号”的新政却出来了,这意味着“没关系”的普通买房人也有机会公平、公正参与摇号,购买几率增加。而且,为规避炒卖房号的行为,南京市房地产市场综合执法办公室还公布025-84713318的举报电话,在新举与“高压”下,中介已表态14日会将“房号费”如数退还。

   当前南京部分区域供求矛盾突出,滋生出“房号”这一巨大的灰色利益链,加之市场信息不对称,导致普通自住购房人买房难上加难。中介退还“房号费”,似乎发出了“房号”退出南京楼市舞台的一个信号。

   “来来来,我们这里不限售,江北新区黄金十字路口,准现铺租售”“明天看公寓的客户可以联系我,住宅的可以洗洗睡了”……“新宁十条”限售新政仅针对新购住宅房源,酒店式公寓则借机展开吆喝,开发商也借势叫卖起此前相对冷滞的商铺。但南京商办房市场明显供过于求的现实表明,商办产品虽然借此抢风头,但销量“大翻身”仍然不容易。

   公证处主持摇号卖新房的政策既出,谁将成为试水者?记者了解到,此前投资比例相对较高的河西南区域,有4家楼盘拟在五六月份加推房源,这几家楼盘也极可能成为首批“尝鲜者”。河西南的佳兆业城市广场准备6月加推,现场置业顾问透露,“很可能公证摇号试点”。这家楼盘每天客户到访量约三四十组,目前看,将推的300多套房源明显供不应求,意向投资客也不在少数,“但新政刚出,最终需求就不好说了”。

   河西南的五矿崇文金城近期开盘的消息不断传来,400多套新房源,据称意向客户有5000人左右,典型的“僧多粥少”,所以,还未开盘开发商已强势设定八成首付的高门槛。但新政后客源量会否减少、八成首付还有支撑吗?

   公证处摇号售房具体又将如何操作以确保公平、公正?公证机构的行为又有谁来监督?这些细节也都备受各界关注。南京工业大学天诚不动产研究所执行所长吴翔华分析,公证处主持公开摇号政策推出后,那些适合自住、受刚需和改善认可的板块和楼盘将持续火热,非热点板块销售则堪忧,楼市两极分化、冷热不均的状况将愈演愈烈。

   在南京大学不动产研究中心博士马骏看来,加大土地供应与热点区域土地出让实行“五限”,是“新宁十条”中让他特别关注的内容,一旦落实,对市场走向的决定作用不小,“十分期待具体执行细则”。

   “新宁十条”明确加大住宅用地供应,优化土地出让方式,地块竞价达到最高限价时停止竞价,改为竞争保障房面积,面积最多者竞得,所建保障房无偿移交政府,相应房屋建设成本不纳入房价准许成本。同时选择河西新城、江北新区、南部新城等区域和江宁、仙林地铁沿线的部分地块,采取“限销售对象、限房价、限套型、限转让、限销售方式、竞地价”的出让方式。

   吴翔华认为,土地放量将导致地价走低,之前拿高价地的开发企业压力较大。热点板块“五限”拉低地价和房价预期,一定程度上让开发商“沦”为代建商,开发商拿地行为或因此谨慎,“地王”出现概率将大大降低。

   业内专家同时提出,虽然“新宁十条”在遏制投资需求方面又往前迈进一步,但由于现今市场上短线炒客占比并不太大,中长期投资者居多,所以降低部分流动性对市场投资预期的影响仍然有限,“实际上就是引导短线投资者成为中长线投资者而已”。遏制投资需求最有效的办法还是降低投资收益,并切实增加有效供给。(汪晓霞)

(责编:孙红丽、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