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创中国银行贷款半年增长逾六成 与12家银行“主要往来”

2017年09月12日08:05  来源:证券日报
 
原标题:融创中国银行贷款半年增长逾六成 与12家银行“主要往来”

  截至6月末,该公司银行借款合计为677.48亿元,占借贷款项总额的比例约为37%

  ■本报记者 张 歆

  “相遇不易,合作更是缘分,且行且珍惜”——9月4日,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在微博上感慨何为心怀善意时做出上述表示。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上半年,融创中国与商业银行的“缘分”加深:截至今年中期,该公司即期与非即期银行借款合计为677.48亿元,较去年年底增长约63%;各个渠道借贷款项合计为1812.97亿元,较去年年底的1128.24亿元增长了61%。此外,融创中国有12家“主要往来”银行,包括4家国有大行、6家股份制银行和2家总部位于香港地区的银行。而在2014年年底,融创中国还仅有3家主要往来银行。

  融创贷款超过1800亿元

  银行合计677亿元

  事实上,孙宏斌在新浪微博上的“主动曝光率”并不高,目前可以查询到的数据是2016年发布2条消息、2017年截至目前共3条。或许是因为其微博行为数据低调,微博阳光信用给其的测评结果暂时是“较好”,距离最高评价“极好”尚有一点差距。

  不过,微博线上暂时“较好”的信用评价显然并没有影响孙宏斌以及其所率领的融创中国在线下与银行的合作。

  中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融创中国的银行借款合计为677.48亿元,较去年年底的414.69亿元增加了262.79亿元,增幅为63%。该公司今年中期银行借款占借贷款项总额的比例约为37%。

  具体来看,该公司的非即期借贷中,有抵押的银行借款为542.77亿元,较去年年底的311.79亿元增加了230.98亿元,增幅高达74%;无抵押的银行借款为56.52亿元,较去年年底的36.11亿元增加了20.41亿元,增幅为36%。该公司即期借贷中,有抵押的银行借款为78.19亿元,较去年年底的66.79亿元增加了11.4亿元,增幅为17%。

  在2016年的年报中,融创中国有12家主要往来银行,包括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平安银行、中信银行、招商银行、浦发银行、渤海银行、民生银行、汇丰银行、恒生银行。较早前的2014年年底和2015年年底,融创中国分别仅有3家和6家主要往来银行。

  借助搜索引擎的帮助,本报记者还查询到,2016年7月份,中国银行四川省分行与融创中国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在个人贷款、项目融资、资本市场等方面开展全面合作;2016年6月份,融创中国与平安银行、思念集团在郑州签署城市更新产业基金合作协议,旨在整合三方优势资源,开展全方位合作。

  券商观点针锋相对

  孙宏斌表态降负债

  融创中国中报中显示出来的负债增加已经引起了分析师的关注,甚至是观点上的争论。

  中银国际的研究报告认为,融创中国今年上半年毛利润合计26亿元,仅略高于财务成本(21亿元);在扣除销售、一般及管理费用15.5亿元后,息税前利润仅为约11亿元,低于净财务成本(18亿元)。剔除一次性损益后,公司核心净亏损约为17.7亿元,同比增长139%,包含永续债在内的净负债率由2016年年底的208%上升至394%,财务风险大幅增长,而高负债还未带来相应回报。

  而海通证券研报则持相反观点。其研报认为,截至中报,融创中国资产负债率为92%,同比增加4个百分点;有息负债率43%,同比增加4个百分点。公司负债率的增加主要是由于2017年一季度长期和短期贷款同比增加。虽然融资规模扩大,但公司在一季度通过偿还高利率贷款、置换低利率贷款,使得公司平均融资成本得到了有效控制;截至中报,该公司平均加权利率为5.8%,同比下降0.56个百分点。研报还指出,融创中国今年中期账上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包括减值现金)为924亿元,同比增长32.4%;其中,非受限制现金为706.6亿元,同比增加35.66%,运营资金充裕,加强了公司抗风险的能力并可支持公司进一步业务增长。

  无论券商的正反方观点究竟谁更准确,融创中国和孙宏斌确实已经意识到了高负债的风险。

  7月23日,孙宏斌发布微博表示,“朋友们不用过度担心融创。一是我们因现金流失败过,知道现金流的重要性,重视现金流,把公司安全放在首位;二是我们知进退,在放弃上没有人比我们更决绝,比如10月份以后不在公开市场买地,等待并购机会,比如放弃绿城、佳兆业、雨润;三是我们有战略更有执行,我和团队一直在一线,听得见炮声,敢拚刺刀”。

  7月27日,孙宏斌再次发布微博并表示,“近期我们会停缓发展,加速去化,降低负债率,确保健康安全。我们坚信,企业层面的去库存、去杠杆和金融业的稳定发展,经济将迎来理性繁荣”。

  按照孙宏斌近两年发布微博的节奏,上述5天之内连发两条微博表态的情况确实十分少见,可见其对此负债率以及市场各方的反应是颇为关注的。

(责编:孔海丽、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