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 长实股东会亲历记:李嘉诚“告别演出”

陈泽旋

2018年05月11日07:22  来源:观点地产网
 
原标题:特写 | 长实股东会亲历记:李嘉诚“告别演出”

    “只在电视上看过李嘉诚,现在得过来看一次。”

  5月10日,港岛的天色灰沉沉,刮着5-6级的东风,股东们一拥而进九龙海逸君绰酒店一楼的一楼宴会大礼堂,就像挤着高峰期的地铁一样。

  下午2点半,李嘉诚最后一次出现在长江实业的股东周年会,这一场股东会之后,他将正式从长和系退休。

  “我几十年没来过。”一位股东说。1972年长江实业在港上市,如今有些股东已是白发苍苍,仍来赶赴李嘉诚的“告别演出”。

  李嘉诚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股东。

  现场的股东们会收到长实集团提供的一张纸,他们将想问的问题写在这张纸上,汇总之后,由司仪代表股东向李嘉诚提问。大到公司未来发展计划,小至对5000元年薪有无怨言,司仪特地为李嘉诚放慢了语速,逐字读出了纸上的问题。

  再过两个半月,李嘉诚就要90岁了。

  投资前先想失败的可能性有多大

  “关于香港地产商所面临既挑战,系咪你出任长江主席以来最大?佢(指股东)想问埋内地的楼市,李生,你点睇咧?(关于香港地产商所面临的挑战,是不是你出任长江主席以来最大的?股东想问内地的楼市,李生,你是怎么看的?)”

  “第一个问,你再讲清楚,讲乜嘢最大啊?(第一个问,你再讲清楚一点,说什么最大啊?)”李嘉诚问。

  “而家香港地产商所面临的挑战,系咪你出任长江主席以来,见到系最大既挑战。(现在香港地产商所面临的挑战,是不是你出任长江主席以来,见到的最大的挑战。)”

  “最大既乜嘢?(最大的什么?)”李嘉诚重复道。

  “挑战。”长实集团股东会的司仪顿了一下,换用另一种语言:“Challenge.”

  “真系年纪大喇(真是年纪大啦)……”一位股东笑着小声感慨。

  台上的管理层再一次尝试新的表达,向李嘉诚阐释问题,台下的股东席经历了十来秒的静候。

  “做生意,什么时候都有困难。”李嘉诚想了一下,用依然带着潮汕口音的粤语慢慢回答:“过去我作为公司的领导人,最差的时候我比较小心;好的时候,也会考虑坏的情况会去到哪里。总之两句话——我稳健之后,不会忘记发展;发展之中,不会忘记要谨慎——所以,我不会做极端的事。”

  李嘉诚表示,根据近两三年的环境,公司一直努力增加固定收入,而途径就是“在全世界哪一个国家有法律、有保障,我就多一点投资”。

  “所有的地产全部都卖了,也有人这么做的,不只一间,但这些也不是他们不对,(而是)觉得有更加好的投资。”在3月份宣布退休消息的业绩会上,李嘉诚回应如是:“我卖了一个收租8亿多的地方,我可以大胆讲今年一定有一个项目,一样可以差不多这么多的钱(价格),但有16亿的收入。你如果作为我,你会不会卖8亿,而去投资16亿?”

  在所有出售事项里,中环中心的交易备受关注。去年11月,长江实业集团与买方达成协议,以港币402亿元作价出售中环中心,如条件达成,交易将于2018年内完成,而公司可获利约港币116亿元。

  “中环中心,我们是赚了很多钱。”李嘉诚坦承,在被问到是否会将交易所得用于派息时,他回应道:“为了公司的利益,我相信卖中环中心的钱,今天投资在一些国家、地区,可以(获得)高1倍的收入。”

  “这样的(投资)机会是不是有?我相信已经在策划了。”李嘉诚透露。

  “当李生你进行买卖交易时,除了现金流的考虑,怎么判断买入和卖出的时机?”司仪代表股东,缓慢地读出了问题。

  尽管一问一答过程中,李嘉诚屡次出现听力上的断层,但思路表达依然十分清晰,这也是他在公共场合时常引以为豪的。

  “如果已经投资的,怎么继续令到它更加好,但是我们从事新的投资之前,我想最多的有可能是是什么失败因素。”李嘉诚说,他做生意近70年,只有这个办法是最好的,“好的那边想少一点,先想失败的可能性有多大,自己能不能负担得起?损失是不是非常大?如果不是,这个生意是很好的,战略很好,拼全力,集中去做。”

  “有一个问题,公司会不会考虑投资在一些高科技行业?”司仪抛问。

  “现在的环境,AI有少量投资,对公司会得到很多好处,我们已经在用了。”李嘉诚表示,大规模投资高科技,不是其现在敢做的事情,“我投资新科技,成绩很好,但也有25%(的概率)是失败的,75%成功,我认为已经是最好的。我哪敢用100%的钱去做一个25%失败?”

  不想抢了未来主席的名分

  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李嘉诚称很有信心,在公司的投资逻辑下,“如无意外,公司的固定收入会很快一直增加,会比现在派息的倍数大。所以股东的股息无意外时,应该只有增加,不会减少。”

  “如果没有特别意外。”李嘉诚多次十分谨慎地强调固定收入增加的大前提“如无意外”,他说道:“世事难料,不敢担保一定是这样,但我定的目标是一直能做到。”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到,长实开派2017年度末期股息每股港币1元2角8分,计上2017年9月14日已派发的中期股息每股港币4角2分,2017年全年合共派息每股为港币1元7角,而2016年全年派息1元5角3分。

  “未来的岁月,对于我自己来说,99.99%(的几率),我是只买股票,不会卖股票的,这是一定不会卖的。基于这个情形,所以我和股东的地位是一样的,以过去的例子可以看到,(我)对这一间公司的未来应该有信心。”

  4月10日至25日间,李嘉诚已累计对长实集团进行了八次增持,合共增持1464.6万股,耗资9.75亿港元,持股比例增至31.82%。这是李嘉诚自2015年后,三年来首度增持公司股份。

  港元持续低走、恒指不振的大环境、李嘉诚3月份宣布退休后长和系上市公司普遍下跌,外界认为,多因素影响交织导致公司股票价值偏低,是李嘉诚增持的主要原因。

  市场对李嘉诚退休、李泽钜接棒经营公司存在疑问。在5月10日周年股东会结束之后,长和与长实集团双双由红转绿,截至收盘分别下跌0.16%和0.22%。

  “你退休之后,你另外一个角色作为资深顾问,假如李泽钜先生和你的想法有冲突的时候,你会怎么选?”司仪问李嘉诚。

  “当然凭我的经验和职位,我会给他好的意见。至于矛盾,我想没有什么吧?”李嘉诚在多个场合表示出对李泽钜的信心,在3月份其称:“他(李泽钜)已经跟着我做了33年,有很多的经验,我和公司管理层都对Victor(李泽钜)很有信心。”

  “明年的股东会你会不会来?”司仪问。

  “我依然照样办公,但股东会,我就不想抢了未来主席的名分,我不来好过来。”李嘉诚以玩笑口吻说道,全场笑声一片。

  对于公司未来,他寄望道,希望公司将来也总是以股东的利益为第一,“(公司)从来有两个原则,不应该赚的钱一定不赚,不应该拿的利益,公司也不应该赚。所有一分一毫赚来的钱都是正正当当,不会对社会、有股东有什么被人家批评的,公公道道做人。”

  “到今天,我有所交代了。”李嘉诚说道。

  以下是长江实业集团周年股东会实录:

  司仪:主席先生,我想股东都收到消息,知道你今天早上和其他股东照相,一大叠要求就是主席一会儿可以和他们照相。

  李嘉诚:我会和你们一起照相。

  司仪:另外一位股东说,李先生,非常感谢主席你多年来为股东争取这么多利益,劳心劳力,说你为集团不断付出,他给你一千个赞。

  李嘉诚:多谢。

  司仪:主席先生,股东有很多的祝福给你——多谢主席,祝你身体健康、子孙满堂,天天笑口常开。

  李嘉诚:非常感谢。

  司仪:李先生,这一位股东说由长江实业集团上市到现在几十年了,他说你帮股东赚了很多钱,投资回报超过5千倍,但是你好像没有收过任何的薪金或者花红,问你是不是真的只收5000元年薪?你是不是觉得不公平?

  李嘉诚:我真的很感激这位股东,能够看到这种情况。

  我12岁开始工作,到我自己创业时间是1950年,然后1972年就上市。上市之前已经定一个宗旨,一定为自己的股东,股东的利益排第一。我坚持(薪水)少一点,我上市,一定要令到股东没有一个人损失。在那个时候开始,我坚定一个宗旨,不拿工资,不拿花红,我全心希望做出一间公司,最重要是股东开心和建立一个好名誉。

  所以一直到今天,不知不觉46年了,我是拿5000元每年,其它的完全没有拿。最初的时候都是私人支出,到后来公司大了,我才用公司买车,甚至有自己的保障。所以到今天为止,我甚至在和记,我收的钱也只是50000元/年,但那50000元是给长江的,我给它50000元,它给我5000元。

  其实工资最低的就是我,有这么多的股东,这么温暖地爱我,支持我,我认为这个决定绝对是对的,但也不能说以后承接我的人不拿工资和不拿花红。

  我今天很高兴,一直到现在,从来有两个原则,不应该赚的钱一定不赚,不应该拿的利益公司也不应该赚。所有一分一毫赚来的钱都是正正当当,不会对社会、有股东有什么被人家批评的,公公道道做人。到今天,我有所交代了,总之以股东的利益第一,希望这一家公司将来也是走这一条路,谢谢各位。

  司仪:主席先生,接下来一些问题就是问中环中心的。想问卖了中环中心之,会不会派特别股息?

  李嘉诚:中环中心,我们是赚很多钱。但是为了公司的利益,我相信卖中环中心的钱,今天投资到一些国家、地区,可以高1倍的收入,所以我认为买的也对,卖的也对。但对股东来说,一样的钱,我卖了,转到别的地方投资,一样投资一流、一级的标的,但收入会多100%,这样的机会是不是有?我相信已经在策划着了,谢谢。

  司仪:主席先生,这个问题也是问中环中心,说中环中心卖了400亿,尺价是3万元,今天看到报纸广告,买家分拆出售现价是5-6万元/尺,你是不是卖得太便宜?

  李嘉诚:我的工资没得扣了。我相信我们团队的人不会做错这么大的事,人家要利润,要满足,这个世界才是最好的。

  司仪:主席先生,想问公司前景的问题。

  李嘉诚:我对公司的前景非常有信心,如无意外,公司只是固定收入,会很快一直增加。如果没有特别意外,会比现在派息的倍数大,所以股东的股息无意外时,应该只有增加,不会减少。

  但世事难料,不敢担保一定是这样,但我定的目标是一直能做到,固定收入远远多于我们要派的股息。

  这一秒钟,公司没有负债,我们投资很多钱,都依然没有负债。所以,我可以说,我和团队是全心全力为股东谋取利益。未来的岁月,对于我自己来说,99.99%,我是只买股票,不会卖股票的,这是一定不会卖的。基于这个情形,我和股东的地位是一样的,以过去的例子可以看到,我对这一间公司的未来应该有信心。

  司仪:主席先生,这个问题是问香港的地产。关于香港地产商面临的挑战,是不是出任长江主席以来是最大的。内地的楼市,李先生,你怎么看?

  李嘉诚:做生意,什么时候都有困难。但我过去作为公司的领导人,最差的时候,我比较小心;好的时候,我也会考虑保留最坏的情况会到哪里。总之两句话,我稳健之后,不会忘记发展;发展之中,不会忘记要谨慎。所以,我不会做极端的事。

  今天这个环境在过去两三年已经进行着,一直增加固定收入。在全世界哪一个国家有法律、有保障,我就多一点投资。我们现在的方针是最好的,因为我自己小心到这一秒钟,公司没有负债的。你看账面好像有负债,但是存款是多于负债的。总言之,发展之中,不会盲目,因为现在是最好,绝对不会有赌博性。

  在今天的环境,增加固定收入第一步,就是你的固定收入永远多于你派的股息,这就是我的目标,我不敢担保一定做得到,但在这一秒钟做到了。如果没有意外,相信长江的派息,如无意外,只会增加,不会减少,但要加上“无意外”,谢谢。

  司仪:这位股东想向李先生请教,在过去营商这么多年,你能不能总结一下,当你进行买卖交易时,除了现金流的考虑,怎么判断买入和卖出的时机?怎么判断生意是否有前景、有利好?

  李嘉诚:很容易答复。

  如果已经投资的,考虑怎么继续令到它更加好。但是从事新的投资之前,我想最多的是什么是有可能失败的因素,我会非常小心。想得好的那边想少一点,比如投资,按照你的目标是好事,但失败的时候会到哪一个程度?在我一生,从1950年自己做生意到现在,只有这个办法是最好的。先想失败的可能性有多大,自己能不能负担得起?损失是不是非常大?如果不是,这个生意是很好的,战略很好,拼全力,集中去做。所以,这么多年对自己和股东是最有利的。

  司仪:现在是不是楼市入市的时候?加息会不会令楼价大跌?

  李嘉诚:第一,加息的可能性非常大,几乎下个月可能已经开始会加。我一直讲,如果你有现金,而且是买来自己住的,就没有关系。但如果是炒的,不要炒,现在这个价格几乎是全世界最贵的,要量力而为。

  司仪:你退休之后,你另外一个角色就是参与公司的业务,就是作为资深顾问,假如李泽钜先生和你的想法有冲突的时候,你会怎么选?你会100%相信李泽钜先生,还是会做一定程度上的干预?

  李嘉诚:股东给了我5000元(年薪),如果我不全心,也不行。以前我要做这么多事,一年才5000元;现在做少一点,也有5000元。

  当然凭我的经验和职位,我会给他好的意见。至于矛盾,我想没有什么吧?

  司仪:有一个问题,公司会不会考虑投资在一些高科技行业?

  李嘉诚:高科技行业,比如现在的环境,AI现在有一些投资少,对公司会得到很多好处的,我们已经在用了。

  但专门大(规模)投资高科技,不是我现在敢做的事情。第一,要量力而为。第二,如果冒险性太强,也不敢。

  至于市面上很多人提出我投资高科技,我投资不是太大,而且收获也不少,但如果将公司的钱投资高科技,危险性也不小。我投资新科技,成绩很好,但也有25%(的概率)是失败的,但75%是成功的,我认为已经是最好的,我哪敢用100%的钱去做一个25%失败?谢谢。

  司仪:主席先生,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长江实业拥有半个世纪的跨国界、跨行业的管理经验,又有投资经验。中西合璧的长实一定具有有别于西方主流商业理论的观点,想请问,基金会在教育方面大力投放资源,长江实业会不会有机会设立自己的学院,传授长实独有的管理和投资价值观、理论?

  李嘉诚:我已经传授了十八般武艺,能够做的尽心去做。

  一般来说,以过去这么多年的原则,管理组织是西方化的,但是人与人之间,我选择现在好的一部分来作为主席和发起人的宗旨。

  至于我公司的情形,那些同事中现在外国人的部分是不少的,所以各个国家的视野我们也有。我相信将来的比例是可以外国人占同事(数量)的一半,也不稀奇。现在的情形就是这样,同事中有香港人,有中国人,哪一个地方都有,但是外国人也是一样的。大家做了几十年,一直到现在,也有副职是外国人,所以管理没有什么特别麻烦的。谢谢。

  司仪:关于商场管理,请问公司会不会提升和增强公司的形象?

  李嘉诚:管理,我们有部门,我们有很好的管理。

  补充一句,在我公司所有的同事,外国人,我刚才讲过占很多,也在我心里,外国人和香港人是一视同仁,也有很多是骨干,负责重要的工作,也是外国人,哪个国家都有。

  总之在我的心目中,他对公司有忠诚,有贡献,有一个时间自然就会成为我们重要的骨干。所以哪一个国家的人,在我心目中都是一样的,你对公司有贡献,是人才,又忠诚,有好的管理办法,就是我们重要的骨干。

  到现在,我没有觉得哪一个国家的人有什么特别的。

  司仪:李先生,有两位股东是专门来参加这个股东会,有一位专程来到,因为想见你一面。他想请问你,你明年还来不来股东会?

  李嘉诚:我依然照样办公,但股东会,我就不想抢了未来主席的名分,我不来好过来。好的,谢谢这位股东。

  李嘉诚:今天的股东周年大会已经圆满结束,本人借此机会向各位股东就过去长江实业有限公司上市46年对集团的爱戴和支持,致以衷心的谢意,多谢。

  衷心感谢大家的厚爱,今天准备了一份礼物作为我个人送给大家的留念。你们对我好的热情,真的是季后的冷暖都不影响,我非常感谢。希望将这种好印象维持给大家心目中,很少一间46年各个管理人员和股东这么好,真的是衷心感谢,真的感觉很骄傲,很温暖。多谢。

  撰文:陈泽旋

  审校:武瑾莹

(责编:徐倩、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