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区村庄,唤醒乡愁 “第三空间”的消费需求能否被有效激活?

张雅丽

2018年05月23日08:53  来源:杭州日报
 
原标题:景区村庄,唤醒乡愁 “第三空间”的消费需求能否被有效激活?

  记者 张雅丽

  桐庐江南镇深澳村,60多幢民国建筑、140多幢明清建筑,使得这里如同一家古建筑博物馆。若是几年前,用“落寞荒凉”形容,并不为过,而现在,这里常常聚集着一批来自国内外的顶尖设计师与建筑“大咖”。吸引他们来到此地的,是村里老建筑改造的“云夕深澳里”项目,南京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张雷的“乡村中国梦”实践在深澳落地,成为杭州“空心村”转型、复兴的样本。

  景在村中,村融景中,个性鲜明的村落景区,在杭州乡间不胜枚举。根据浙江省“万村景区化”的要求,去年以来,杭州市旅游委员会依据《浙江省A级景区村庄服务与管理指南》,精雕细琢每一个村落,将乡村的美丽景区、美丽村落、美丽产业通过美丽公路串珠成链,推动乡村旅游提档升级,探索出村落景区在全域化格局下的乡村振兴新路子。

  A精雕细琢的村落景区

  培育乡村旅游新生态

  雨夜,深澳村的小巷中,一曲《夜上海》悠悠地从怀荆堂“民国记忆”咖啡吧中传来,低吟着它的传奇与故事。建于明末清初的怀荆堂历经传承,到了民国初期,第四代子孙申屠辛为这座古建筑留下了更多传奇故事。

  古建筑,通常被认为是“好看不中用”,但在这里,古建筑与现代生活相融相合,“古”为今用,却运用得恰到好处:游客可以一边喝着专业咖啡师调制的Espresso,一边听着怀旧音乐,抬头便能看到上百年历史文明的风情。

  古村落的蜕变,让一度人去楼空的“空心村”焕发新生。据悉,如今深澳村一年游客接待量已超过40万人次,一到周末,近万车次的客流量,让村里的停车位也“一位难求”,足以证明它的人气。

  “诗意地栖居”成为杭州发展“美丽”经济、农旅融合利民惠民的缩影。依托山水优势的建德三江口村,成功入选首批“浙江省AAA级景区村庄”名单的村落,一幢幢渔家民居高低错落,白墙青瓦,掩映在新安江畔的绿树丛林中,渔村变身热闹的村落景区,成为摄影创作的风水宝地。

  这里到底是景区还是乡村?行走在杭州的村落古宅、乡村小径、沿江绿道,常有这样的疑问涌上心头。全域旅游一盘棋,村庄骤变,宜居宜游、村庄景区合一的美丽乡村,当下已是屡见不鲜。山水人文、美美与共,这无疑是美丽乡村“旅游梦”的曼妙之处和价值所在。

  就在前不久,杭州召开的全市乡村旅游现场推进大会发布数据称,目前我市已命名各类乡村旅游示范项目2300个,大清村、上城埭村、青芝坞村、凤坞村、小古城村、蒋家村、黄公望村、富德村、姜家村、青田村、新叶村、湍口村、荻浦村、深澳村等43个村落,已经入选首批“浙江省AAA级景区村庄”名单,另外全市已经建成AA级、A级景区村庄194个。它们既是我市农旅融合的主要产品,也是刺激乡村旅游市场的新主体,满足了城市人对乡村“第三空间”的需求。

  B创新理性经营模式,试图唤醒感性的“消费观”

  乡村旅游方兴未艾,相对于西湖为核心的景区项目建设,村落景区建设人属于后起之秀,建设中不断出现同质化现象不可避免。

  然而,自然与文化的相得益彰,用创新、创意的力量改变乡村单调的休闲活动业态,具有个性特色的村庄景区,令阡陌桑田换了新颜,为原本落寞的乡村提供了更多新生的可能性。

  面临提质升级的迫切考验,临安试水创新应用,探索把村落景区打造成兼具村落味道与旅游业态的乡村新社区。临安旅游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全国各地在乡村旅游的运营概念上大多停留在综合管理的层面,也就是以项目投资商为主,然而投资商只针对一个项目负责,无法通盘考虑整个村落景区的整体运营。”于是,运营商模式,成为临安针对村落景区的全域发展而找到的破局之策。

  以临安杨溪村为例,临安旅游集散中心与村里共同成立了杨溪忠孝文化旅游开发公司,将忠孝文化寓教于旅,开展中小学生游学旅游,宣传尊师重教的理念,还开展田园课堂、土灶头亲子互动烧菜,开发村庄特色的伴手礼,让村庄每年增收50万元,村民在家门口就有工作,可以增收。而月亮桥村,从去年10月开始整合闲置房屋进行招商引资,目前已进驻天目盏柴窑(在谈)、木公画室、户外民宿、玫瑰园等业态,大都已签约且投入装修,预计6月初接待第一批游客。

  可以说,村落景区借助创新驱动,用理性的乡村经营模式,唤醒了城市人“向往乡村”的感性消费观。目前,临安已有8个村落景区签约运营商模式,带来了可以观赏的风景,推进了农村发展的新型业态,在希望的田野里插上市场的翅膀。

  C来自“第三空间”的需求,“无景点”胜过“有景点”

  当“景点式”的旅游被越来越多时尚人士所摒弃时,自由地欣赏沿途美景、轻松地体验异地民风的“无景点式”旅游逐渐走俏。在这种旅游市场的需求之下,仅提供农家乐、农家住宿、采摘等旅游服务的乡村旅游,显然是不够的。

  无景点,换言之便是“大景区”的概念。

  对于乡村而言,要在保留自然的生产、生活、生态的同时,用“景区化”的打造手法,对其进行整体包装和品牌塑造,重点提高整体美观度、旅游舒适度和环境休闲度,将整个乡村打造成一个大旅游景区,让人们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时下,杭州的乡村旅游蓝图正走向纵深,“美丽乡村”的内涵也不断丰富。

  通过美丽乡村建设由点向面推进,以自然景观、田园风光、建筑风貌、历史遗存、民俗文化、体验活动、特色产品为主要吸引物,打造一批规划科学、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宜居宜业、具有一定公共服务设施及旅游配套服务的景区村庄,为全域旅游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为“落寞的乡村”与城市“第三空间需求”之间架起了桥梁。

  “万村景区化”作为浙江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举措,计划到2020年,全省1万个村成为A级以上景区村庄,1000个村达到3A级景区村庄标准。杭州市旅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村落景区建设是将农村资源优势、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发展优势,A级景区村庄培育已成我市旅游产业的新增长极,为村落景区树立了新标杆。

  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大背景下,村落景区化为杭州推进全域旅游开拓出满盘皆活的新气象。

(责编:孙红丽、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