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置业坚守的“绿色科技之路”:从房地产开发商到绿色生活方式运营商的转变

2017年11月06日09:28  来源:人民网-房产频道
 

人民网北京11月6日电(伍振国 实习生卞康兰)10月29日晚间,当代置业执行董事兼总裁张鹏在通州万国城MOMΛ全球发布盛典上说到:“房地产企业要做好,就必须具备差异化竞争力,而绿色科技正是房企的差异化竞争力。我认为今后房地产市场的主流是绿色科技,这也是当代置业孜孜以求的方向。”

张鹏表示,在房地产转型发展的新时代,当代置业更要从地产开发商转变为绿色科技生活方式运营商。

资料显示,定位于中国绿色科技地产运营商的当代置业,从东直门当代MOMΛ到新推出的通州万国城MOMΛ,成立17年已经深耕20城,MOMΛ品牌版图已从中国内地扩展到大洋彼岸的北美地区。

此次的通州万国城MOMΛ是当代置业向绿色科技生活方式运营商转变的重要尝试。据介绍,它是集绿色科技住宅、精品商业、艺术博物馆等多业态功能为一体的绿色科技生态居住社区。

市场驱动绿色科技建筑的发展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院长、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兼总建筑师庄惟敏认为,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环境质量的下降,人们也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且越来越关注绿色科技发展、人与自然协调发展;在居住方面,人们更加注重诗意、健康、愉悦的品质。

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近些年,国家越来越强调城市的绿色发展,并制定了相关政策。2016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了“适用、经济、绿色、美观”八字建筑方针,要求发展被动式房屋等绿色节能建筑,以提升城市环境质量。

同时,在国家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原则下,未来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将趋向理性、健康。

市场的变化,加上政策的加持,近几年,国内不少房企投入绿色科技节能建筑领域,相继推出了以“被动式建筑”为代表的绿色科技节能建筑项目。

“建筑若是人,绿色则是他的精气神”

那么究竟什么是绿色科技建筑?发布盛典上,当代置业副总裁兼通州当代总经理孙帆介绍:“绿色科技节能建筑是建筑界最高运用,得到了业界的广泛认可,并且吸引了众多开发企业的参与,”他以比喻的方式解释说,“如果建筑是一个人的骨骼,那么科技就是他的脉络,而绿色则是他的精气神。”

作为国内绿色科技地产领域的先行者,当代置业始终坚持差异化的绿色科技核心竞争力,坚持走“绿色科技之路”。

在行业内,很多人说当代置业是一个具有理工科气质的房地产企业。

孙帆笑着说:“这是因为当代置业成立伊始,就致力于绿色、科技、节能建筑的研发与建造,也一直致力于探索和营造更美好的生活方式。为此,我们成立了自己的研发设计院,并按照ISO7730高舒适度室内环境国际标准,努力为住户打造恒温恒湿恒氧恒净的居住环境。”

继2007年的当代MOMΛ,十年后,当代置业在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核心区再获优质地块。

“作为一个房地产开发企业,我们深深地知道土地的珍贵,所以我们将十年对建筑、对科技、对节能、对生活方式的理解和升级迭代的技术全都赋予了通州万国城MOMΛ,”孙帆补充到。

2015年,住建部发布公告,批准《绿色建筑评价标准》为国家标准。相比2006年的版本“要求更严、内容更广泛”。修订后的标准评价对象范围得到扩展,对绿色建筑评价主要包括两大类内容,一类是设计,另一类是运营。

据介绍,通州万国城MOMΛ将绿色科技节能注入到项目建设的全过程,在设计和运营两个端口实现绿色化,全方位打造绿色、科技、健康、全龄社区。

另外,它还是国内首个同时运用“绿色建筑设计三星标识、绿色建筑运营三星标识、WELL国际健康标准、绿色住区”四大建筑标准的住宅项目。

孙帆表示:“通州项目可以在设计和运营两个环节达到绿色建筑三星标识。”

从开发商到运营商 服务内容成关键

张鹏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绿色科技、健康人居和全生命周期,是当代置业的发展目标。尤其是关于全生命周期。我们认为一个小区、一个建筑有两个全生命周期。”

他认为,第一个全生命周期是关于建筑。第二个是人的全生命周期;当代置业旗下孵化的项目,做到社区幼儿园是自营的、绿色餐厅是自营的、酒店是自营的、公寓也是自营的。当代置业考虑社区的综合服务,事实上,这些孵化领域互为补充,相对平衡,大部分都是自己去经营与运营。

通州万国城MOMΛ即是通过当代置业自身的孵化项目,着力进行内容运营,打造多个生活场景,为住户提供一体化的生活服务。

在发布盛典上,张鹏指出:“我一直认为坚持比选择更重要,端口比风口更重要。房地产的发展已进入新时代,要根据客户需求,做好场景服务、内容运营,营造绿色科技生活方式。”

同时,他表示,当代置业成立之初就将绿色科技节能确定为企业未来发展的核心竞争力,我们还将继续坚持下去。

据悉,通州万国城MOMΛ位踞通州运河核心区南侧,得益于通州行政副中心的未来定位,坐拥新城规划红利。 

(责编:何倞倞、伍振国)